sanmao 发表于 2017-12-19 16:39:13

安生:现在许多人认为自己是小资,是中产,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行为

现在许多人认为自己是小资,是中产,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行为。  许多人认为自己是有产者,其实充其量是高级劳动力。  资产和财产是两回事,不要以为自己的一、两套房、几百、一两千万存款就有资格成为产。乞丐也是有财产的人,因为他有一只要饭的碗。但是,乞丐能算有产者吗?  真正的产,可以不断通过交易积累、集中,实现自我增殖。  诸位,你们那点儿小钱,有这资格吗?  资产是有资格支配社会其他成员的以物为形式的社会关系的媒介。因为可以支配他人,所以才能制定游戏规则,让市场交易按照有利自己的方式成交,让社会总分配向自己倾斜,并不断增殖。  诸位哪点儿小钱,能支配谁?能保证获得相对稳定的足够自己消费的剩余价值?不缩水就不错了!  金钱,是除了暴力以外第二种调动社会资源的权力来源。由于可以调动社会资源,自然发展为支配其他社会成员的权力。相比暴力,金钱更柔和,更容易被接受。暴力很多情况下,也需要金钱的支持。比如,没有军饷、军饷掺假,都是会出事的。  用暴力强迫对方发生性关系,那叫强奸,在各国都是重罪(信仰某不可描述之宗教的中东地区某些国家例外)。用钱购买对方的性服务,那叫买春,最多拘留,在很多西方国家还是合法的。  在暴力无法形成垄断性、压倒性优势的时候,金钱往往取代暴力,成为社会的统治力量。  由于金钱可以支配其他社会成员,自然可以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决定社会游戏规则。所以,金钱拥有自我强化的趋势。多数人则永远成为被金钱支配的奴隶,他们出卖时间、性、器官、生命,换取金钱,购买各种生活用品。  一部分人通过原始积累先富起来,另一部分人受他们的支配。先富和其他人之间的身份无法再调换的时候,其他人永远无法支配先富,只能被先富支配,先富有权决定其他人的生活状态,甚至生死。这时,这种支配发展为统治。  于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了支配与被支配,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媒介就是金钱。这时,金钱就成了资本。  真正的产,最初来自资本的原始积累,只有这样才可能在短时间内积累够足够支配、操纵、统治他人的,远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财富。  你认为自己有“产”,你沉浸在自己有“资本”幻想中。这些人应该扪心自问:  你爹姓资吗?你参与过“每个毛孔都滴落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资本的原始积累吗?  你和你家人有过坑蒙拐骗的经历吗?  有过官商勾结的经历吗?你家有人当过要钱不要命的手套吗?  有过化公为私的经历吗?你家有人经历过曲婉婷她妈经历过的那种事情吗?  你有机会接触权倾一方的老丈人,当现代祁同伟吗?  你有机会趁年轻,像《杜拉拉生殖器》那样,一路睡过去吗?对,是《杜拉拉升职记》。  你有担任省委委员、市委委员,能一步步提携你的爹(叔叔、大爷、舅舅)吗?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些事情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他们的家庭最多经历过拆迁,有个几十、几百到几千万。  自己和自己的长辈没参与过资本的原始积累,凭什么姓资?  在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社会中,他们就是劳动力,比别人幸运一些的劳动力而已。  在金字塔形的社会中,每个社会成员获得的分配的结果,与他们对制造社会总大饼的贡献之间,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  决定社会分配结果的,不是任何别的东西,而是每个人拥有的生产、生活要素,是拥有同样要素的人的博弈能力。同行越多,博弈能力越差。  最能吃苦的是农民工,最不要脸的是小姐,最不怕冒险的是毒贩,最能创新的是各种骗子。  然而,他们都不是最富有的人。因为,他们只有也只能出卖自己的时间、肉体、生命、创意。  这些东西,在市场中,不值钱!  任何一个社会,有资格成为金字塔尖的不过是顶尖的1、2、3%,再多了,社会体系就无法维持了。  有些人觉得自己在北京年薪30万就是社会上层了,他们的收入是很高,但是北京的房价水涨船高,他们不过是地主阶层打工。  不仅如此,最终绝大多数资本,不是来自不断的自我积累而是来自兼并。在没有外来干预的情况下,普遍的规律是随着大产的出现,伴随中产变小产,小产变无产,而不是无产变小产,小产变中产,中产变大产。  有财政干预的时候,这个过程可能更快。因为,历史上的大产,不是出现在资产阶级革命以前,而是出现在资产阶级革命以后,因为大资产阶级掌握了财政分配权,迅速以税收的手段剥夺,以补贴和减税的方式给予。资本主义国家的大资产阶级,都是财政的乳汁喂大的。  西方经济学最常用的词就是人们,这个词是非常有欺骗性的。阶级社会之中,永远是1%统治99%。真正的实权,控制在这1%手中。他们有权制定国家的各种政策,其中包括税收政策,或者说切割社会总大饼的刀。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税收都是穷人养富人。  在资本主义时代,巨额资本的积累,都是财政的乳汁喂大的,这是以国家暴力为后盾的剥夺与给予的过程。喂大的方式,包括并不限于化公为私(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国企归个人、俄罗斯的私有化),巨额订单(德国的克虏伯、法国的施耐德、美国军企联合体),低息优惠贷款(比如开动印钞机给予大资本各种政策性贷款,同时制造通货膨胀),无偿援助(金融危机之中大而不倒),无偿或者赠与(美国西部开发中给予大公司大批国有土地,这些公司把这些土地化整为零,高价出售),巨额补贴(名义上给予美国农民实际上给予孟山都、泰森公司的补贴),大规模的减税、免税(基金会免税),给予货币资本高额利息(比如穷人卖不起的英国战争国债)……  资本主义真正迅速发展的时代,是资产阶级革命胜利以后的时代。迅速发展的原因,不是消除了封建制度的种种禁锢,而是资产阶级击败了封建地主阶级以后,获得了切割社会总大饼的刀!夺了这把刀,就有能力为自己切割最大的份额,迅速完成资本积累。  在所谓的中产社会之中,则是从社会中下层收税,喂肥顶层,养活底层。  所以,自动形成枣核形社会,基本是伪命题,社会的趋势是通天塔型社会,甚至是倒图钉型社会。  只有社会极少数顶层,才有资格享受安逸、不劳而获的奢侈生活。其他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必将时时刻刻生活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之下,他们时刻担心自己失去工作或者可怜的财产。这样一来,他们会拼命干活,为社会顶层提供更多的剩余价值。或者,把自己可怜的财产投入金融赌场,成为极少数人的奖金,被他们赢走。  市场经济中,所有人都依据自己拥有的要素去分配。哪有那多剩余产品分给“中产”、“小资”?  当然,这是统计意义上的普遍规律,并不排除个别的“中产”、“小资”会有机会成为大产。在自由交易的市场经济之中,如果没有大产,那么迟早会出现大产。大产从何而来,自然是来自中产。大产出现以后,其他中产迅速破产。不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社会之中,自然存在通过原始积累迅速急剧才读的大产。所以,中产最终会发现,自己晋升大产的想法,不过是梦一场。  一千亩地,由一个大地主控制,租给九十九个农民,这个大地主可以非常奢侈,农民生活极其恶劣。由十个小地主控制,租给九十个农民,这些小地主会比农民富裕。由一百个农民控制,农民生活最好。  但是,对许多人来说,他们宁可希望自己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当大地主,也不愿意共同劳动维持一个相对较高的生活水平。  最终,他们在大地主的土地上,不得不为自己的存活而努力挣扎。如果有一天,AI取代他们,他们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  最后,我们学习一段讲话:  ……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明显提高;人民生活显著改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人民群众的需要呈现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安生:现在许多人认为自己是小资,是中产,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