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mao 发表于 2018-1-25 12:07:55

为什么工作常常令你怀疑人生?(1)

有效工作与无效劳动[英]威廉·莫里斯著
沙丽金黄珊译


威廉·莫里斯,一位富有远见的英国社会主义者与工艺美术运动的先驱,认为所有作品都应该是自豪与满足的源泉,无论处于哪个阶层,每个人都应有享受有没环境的权力。

很多成功人士毫不吝啬祝贺与表扬的话语以此鼓励积极乐观的员工,因为这些员工为了神圣的工作非常勤奋并放弃所有娱乐与假期。总之,一切劳动本身都是有益的,这已经成为了现代道德信条,并为那些依靠别人的劳动而生活的人提供了便利。然而,对于那些被依靠的人,我建议他们不要相信表象,而要更加深刻地洞察此事。首先,我们应该接受的现实是,人类只有两种选择:劳动或死亡。大自然不会无偿为我们提供生计,我们必须通过某种程度的劳动得以生存。其次,我们应该领会。如果大自然对我们这种被迫的劳动没有补偿,她一定会悉心地在其他方面把这种延续个人与种族生命的劳动变得不仅恒久,甚至充满快乐。你也许确信大自然就是这样做的,当人们身体健全,在特定情况下会对工作乐此不疲,这也是人的本质。然而,我们也必须以虚伪的口吻赞扬一切劳动,无论它是什么。我曾经说过,有一些劳动绝非赐福,而是诅咒。如果工人罢工、选择死亡或者我们把他们送到济贫院或监狱,无论将其送到哪里,对社会或者工人或许都更有好处。你们看,这里有两种工作:一种有益,一种徒劳,一种算得上是赐福,减轻生活的烦恼,一种仅仅是诅咒,加重生活的负担。那么,它们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呢?答案是一种充满希望,另一种令人绝望。我们应该果断地选择第一种工作,拒绝第二种工作。///工作的意义呈现在工作中、使工作变得有意义的希望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这种希望由三部分组成:希望休息,希望生产,希望工作本身的快乐。希望这些都可以得到充分地、高质量地满足;得到应得的保质保量的休息;生产出那些除傻瓜和禁欲主义者以外的人都值得拥有的产品;在工作中充分地体验到那种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快乐;这些不只是单纯的习惯,如果失去它,我们会像一个烦躁的人失去他正在摆弄的物件一样感到烦躁不安。我把希望休息列在首位是因为这是我们最简单、最正常的希望。无论在一些工作中会有什么快乐,但在所有的工作中都一定会有某种痛苦,它们像野兽般挑起我们麻木的神经让我们开始行动,可怕地变动我们完全适应的工作。这种非人的折磨要以动物般的休息来补偿。当我们工作的时候,我们必须坚信我们有不必工作的时候,而且当休息到来时,我们还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充分享受它,休息时间必须长于恢复我们在工作中耗费的精力的时间。此外,还要像动物般休息,也就是说不能被忧虑打扰,否则我们就不能真正享受休息。如果我们能得到如此充足和满意的休息,迄今为止,我们情况也不比野兽差。至于对生产的希望,我已经说过,这是大自然迫使我们为之而工作。这种希望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确实生产出了一些重要物品,而不是一些无用的东西,或者至少不是那些我们想要或者我们可以使用的无用的东西。如果我们看清这一点并运用自己的意志,到目前为止,我们要比机器强大。希望从工作本身得到快乐。在我的一些读者,或者大部分读者看来,这种希望一定很奇怪。然而,我认为对所有的生物而言,在发挥他们的能量时都会有一种快感,就连野兽也会对他们柔软、敏捷及强壮的体魄感到欣喜。而一个正在工作的人在同时运用其思想、灵魂以及身体的能量,生产他认为是因他的意愿而生产的、将存在于世的某个物品。他的记忆力和想象力辅佐他的工作。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思想,所有前辈的思想也同时指导他的工作。作为人类的一员,他在进行创造。工作是人类的特性,如果我们工作,那么我们就是人类,我们的生活因此将是愉快而重要的。因此,有价值的工作让我们在休息中享受希望的快乐,在使用工作的产品时充满快乐,在每天的创造技能中体验快乐。除了这种工作,其他的都是无价值的,那是奴役般的苦工——仅仅为了生存而辛劳;而我们生存就是去做苦工。因此可以说,既然我们拥有一双天平般的双手可以权衡世人所做的工作,那就让我们使用它们吧。几千年的摸爬滚打之后,诸多对希望的承诺被推迟,在对人类文明进步以及取得自由的无限狂喜中,让我们来判断我们所做工作的价值。///社会阶层与工作分配现在,关于工作,文明社会中最首要、最容易引起注意的就是不同社会阶层的工作分配非常不均衡。首先,有些人,并不是少数人,他们根本不工作,也没有任何理由;其次,有些人,并且是很多人,他们相当努力地工作,宣称自己得到了足够的补偿并可以休假;最后,还有一些人,他们勤奋工作,可以说除了工作他们不做任何其他事,因此为了与上述我已经提到的中产阶级、富人,或者权贵相区别,他们被相应地称为“工人阶级”。显然,这种不平等沉重地压迫着“工人”阶级,明显倾向于毁掉他们对休息这一最基本需求的希望。单就这种情况,他们甚至都比不上旷野中的野兽。然而,我们愚蠢地把有益的工作变成无效的辛劳远不止这些,这只是开始而已。首先,关于不劳动的富人阶层,我们都清楚,他们大量消耗,却什么也不贡献。因此,显然他们要依赖劳动者养活,就像乞丐一样,纯粹是社会的负担。上层社会的这一阶层,国家曾经很需要他们,他们的人数很少,现在他们失去了权势,只能依赖其下面的一个阶层,即中产阶级的支持。实际上,正是中产阶级中最成功的人士或者他们的直系后裔构成了上层社会。至于包括商人、制造商以及社会中专业人士的中产阶级,他们貌似工作相当努力,以至于乍一看还以为他们在为社会贡献力量,而不是给社会增加负担。但是到目前为止,尽管他们中大部分人参与劳动,但是却没有产出。即使是商品分销商、医生、(天才)艺术家,或者文人等人确实有产出,他们产出所造成的消耗大大超出了相应的比例。商人和制造商是中产阶级中最强大的一部分,在为了争取各自财富份额的相互斗争中他们耗费了生命与精力,这些财富是他们“强迫”真正的劳动者为他们创造的。其余的中产阶级都是寄生虫,他们不但不为公众劳动,反而享受特权,他们是财产的寄生虫。一般说来,他们这些人只有一个目标,其目标并不是得到物质成果,而是为了他们自己或者他们的儿女赢得地位,然后他们就根本不用劳动了。这就是他们的志向以及终其一生要得到的,就算不为自己,至少为了儿女,然而这个“自豪”之位显然是社会的负担。尽管带着虚伪的尊严忙于工作,但是他们不关心任何事情。挽救那些积极分子以及从事科学、艺术或文学创作的人们吧,这些人如果称不上社会的中坚,也至少是这个悲惨制度中的中坚力量(多么悲哀啊!),他们在这个体制中被奴役,处处受阻碍、遭受挫折,甚至有时被腐化。还有一个阶层是需要考虑的,他们生产全部产品,他们除了供应自己还供给其他阶层,尽管这阶层的地位低于其他阶层。请注意,真正的低等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堕落。此外,除了这种明显的负担,生产者还要承担那些国内服务人员的消耗,首先就是那些在私人财富战争中从事服务的人员,像大量的文书、商店售货员等。如上所述,他们是富裕中产阶级的真正职业。这一工人团体比想象的要多得多,因为它包括所有从事被我称作激烈的推销业的工人,或者用一个通俗的词语,就是对商品进行吹捧,现在已经达到如此的巅峰程度,很多商品的销售费用远远超过生产费用。此外,有很多人从事荒唐的、奢侈的物品的制作,因为富裕阶层非生产者的存在导致对这些物品的需求;那些过着普通而不腐化生活的人不会奢求或者向往这些物品。也许有人会不同意我的看法,但我永远不会视这些东西为财富,我认为它们不是财富而是废物。///真正的财富财富是大自然馈赠于我们的,一个理性的人可以合理运用大自然的礼物。阳光、新鲜空气、未受污染的地球、食物、衣物以及必要的舒适住房,各种知识的储存以及传播知识的能力,人与人之间自由沟通的方法,艺术品以及一个有抱负、有思想的真正的人创造的美,以上都是自由的、人性的、未腐化的,是人们快乐的源泉。这才是真正的财富。我很难想象除了以上所列的,是否还有其他值得拥有的东西。但是,英国的产业以及世界上的工厂,我恳求你们仔细思考一下,当想到无用的苦工所生产和销售的大量物品是任何理智的人都不会渴望得到的时候,难道你们不会像我一样困惑吗?现在,甚至出现了一个更加悲哀的行业,它强迫千千万万的劳动者为他们以及同胞生产其需要的物品,因为他们是下等阶级。因为,如果许多人没有生产生活,甚至只能如此空虚愚蠢地过活,那么他们就会强迫大量劳动者生产无人需求的物品,即使是富人也不需要的物品,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结果:大部分人必须贫穷,并且,依赖他们所供养的上等人所发的工资生活,就连人们自然需求的物品他们都买不起,只能忍受悲惨的现实,想出各种权宜之计凑合着生活:吃粗糙而没有营养的食物,穿不能蔽体的破旧衣服,住恶劣简陋的房屋,甚至使那些在文明社会生活的城里人都感到惋惜,让他们想起游牧部落的帐篷,或者史前野人的洞穴。不仅如此,这些劳动者们甚至必须对“时代造假”这一伟大工业发明伸出援助之手,在他们的帮助下,伪造出富人特有的奢侈品供其使用,这是多么拙劣可笑的欺骗呀。由于工薪阶层必须常常按照雇主的命令生活,他们特有的全部生活习惯都是雇主强加于他们的。总之,关于文明国家的劳动方式,在这些国家中由三个阶层构成:根本不打算劳动阶层、假装劳动但无产出阶层、劳动阶层,这个劳动阶层受迫于其他两个阶层,常常进行无价值的劳动。因此,文明社会浪费了自己的资源,只要现行的制度存在,这种情况就会一直持续下去。以上是形容我们所遭遇暴政的冷酷语言。那么试着思考这意味着什么呢?理想社会世界上存在一定量的自然材料和自然力量,还有居住于此的人类所固有的定量劳动力。在自身需求和欲望的促使下,数千年来,人类一直肩负着征服自然力量并使自然材料有益于人类的使命,即辛苦劳动。因为我们不能预见未来,在我们看来,与自然的斗争似乎即将结束,人类近乎取得了彻底的胜利。而且,回首历史刚开始的时期,我们注意到在近二百年内,这一胜利进程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迅猛,更加令人吃惊。因此,我们现代人在任何方面当然都应该比我们的前辈更加富裕。理所当然,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是富裕的,用我们战胜自然得到的战利品好好装饰我们的生活。但是事实是什么呢?谁敢否认大部分开化的人还处于贫穷之中?他们如此的贫穷,以至于幼稚地自寻其扰,还在讨论是否在某些方面他们比祖先的状况要稍好一些。他们的祖先是贫穷,但是他们的贫穷不能用缺乏智慧的野蛮来权衡,因为除了贫穷他们什么也不懂。所以他们应该受冻、挨饿、肮脏、露宿荒野以及无知愚昧,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就像他们应该拥有皮肤一样自然。但是对于我们,对于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文明已经孕育了欲望,她禁止我们满足,所以,文明不仅仅是一个吝啬鬼,也是一个虐待狂。因此,我们战胜大自然的胜利果实已经被盗走。我们已从在大自然的强迫下怀着对休息、收获以及快乐的美好希望进行工作转变成在人类强迫下的劳动——只希望为了劳动而活。那么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能改善这种状况吗?好吧,请再次铭记战胜大自然的伟大胜利并不是由我们远古的先祖实现的,而是我们的父辈,甚至就是我们自己。对于我们来说,绝望无助地坐等其变的确是一件怪异愚蠢的事,坚信我们能改善它。那么,首先要做些什么呢?我们已经看到,现代社会被分为两个阶层,其中之一享有特权,依靠另一个阶层的劳动供养,换言之,它强迫下等阶层为它劳动,然后从此阶层掠夺它所能掠夺的一切,以此剥削来的财富来维持自己成员处于养尊处优的地位,使他们的地位高于其他人,他们比下等阶层的人更长命、更美丽、更值得尊敬、更优雅。我并没有说,关于其成员肯定长寿、美丽或者优雅是自寻烦恼,我只是认为他们和下等阶层相差不多,也不过如此。因为它也同样不能公平地利用下等阶层的劳动力生产出来真正的财富,反而大量浪费劳动力生产废物。正是这种少数人的掠夺和浪费造成大多数人的贫穷;如果可以证明这种掠夺和浪费是延续社会的需要,那么我们应该屈服于此,没有其他可以抱怨的了,但是受压迫的大多数人的绝望会在某一时刻摧毁这个社会。相反,即使通过这种片面的实验,例如,像(所谓的)合作,已经证实特权阶层的存在绝不是生产财富的需要,反而是为了“统治”财富生产者,或者换言之,为了维护特权的需要。那么,要采取的第一步措施就是废除特权阶级,他们推卸作为人类应有的责任,而强迫他人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根据各自不同的能力,所有的人必须劳动,以此供应自己的消耗,就是说,每个人都应该劳动,最起码能够充分地维持自己的生计,并且应该保证自己的生活;也就是说,社会为任何一个成员以及所有成员提供福利。

sanmao 发表于 2018-1-25 12:08:54

这样,真正的社会就成立了,它将依赖条件平等而存在。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利益而折磨另一个人,不仅如此,也不会因为社会的整体利益而折磨某个人。实际上,不能让每一个成员的利益得到支持的体制也称不上是社会。但是,现在人们的生活依然很糟糕,和很多人根本不劳动的时候一样,比浪费那么多劳动时好不到哪儿去,所以很清楚的是,在所有的人都劳动并且无劳动力被浪费的情况下,人们劳动不仅仅是希望得到他们劳动应得的那份财富,而且他们也不能失去应有的休息权利。那么,这就是上面提到的三种希望中的两个。当阶级掠夺被废除,每个人都将收获自己劳动的果实,获得应得的休息,也就是,闲暇时间。一些社会主义者也许会说我们不需要更加进步了,劳动者可以得到他们劳动的所有成果,并且可以充分地休息,这就足够了。但是,尽管人类的专制已经从此废除,我仍然要向自然需求的专制索赔。只要劳动令人厌恶,它将依然是一种每天必须承受的负担,并且即使劳动的时间短暂,这也会玷污我们的生活。我们想做的是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不减少我们的快乐。直到劳动成为我们生活中快乐的一部分,我们才完全征服了大自然。把人们从强制做不必要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这第一步将至少让我们踏上通往这一美好结局的征程,然后我们将有时间和机会来予以实现。目前,失业浪费劳动力,非生产性的工作也浪费劳动力,在这种情况下,很显然只是一少部分人在支撑世界文明。如果我们的生活水平与现在富人和高雅的人认为满意的水平基本一致,那么当所有人都有效地工作来支持世界文明时,分摊到每个人所需要做的工作就非常少。我们将有剩余劳动力,并且简言之,我们想多富有就多富有。生活将会很容易。假如现在我们某天早晨醒来,在我们现行的制度下发现“容易生活”,那么此制度会立刻强迫我们开始劳动,使生活很辛苦;我们应该把它称作“发展我们的潜质”,或者类似这样好听的说法。劳动力的倍增已经成为我们的必需品,并且只有它持续增长,发明机器的独创才能对我们没有任何实际用处。每一台新机器都将带给工人一定的苦恼,因为它扰乱了他们的专业行业所以很多人将从熟练工人降低到非熟练工人,接着他们又渐渐地掌握了新的工作,步入正轨,所有人又将明显地流畅工作。所有这些都在为变革做准备,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事情就将和令人惊奇的新发明出现以前一样。但是,当变革已经使“生活更加轻松”,当所有人和谐地一起劳动并且没有人剥削劳动者或者说剥削劳动者生命的时候,在那些即将到来的日子里,将不会强迫我们继续生产我们不需要的东西,不会强迫我们无偿劳动。我们可以冷静地、仔细地考虑利用我们劳动力财富应该做些什么。现在,在我看来,我认为首先我们应该利用那份财富和自由为我们所有劳动者创造出最常见、最需要以及能带给每个人快乐的东西。因为仔细地考虑这个问题,我知道一种方法在面临所有事故和困难时一定可以使生活愉快,那就是对生活的所有细节都采取积极乐观的态度。为了避免你可能会认为太普遍接受的断言不值得一提,让我提醒你,现代文明是如何彻底阻止它的,穷人的生活被多么肮脏甚至可怕的琐碎所烦扰,她强加给富人的又是一个怎样机械空虚的生活。此外,这样的假期是多么少啊!任何人都可以体会到成为大自然一部分,在所有相互关联的事情中不慌不忙地,深思熟虑地并且快乐地体验我们的生命历程,而正是这些事情的关联与其他人的生活联系在一起构建了伟大的人类集合体。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为什么工作常常令你怀疑人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