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mao 发表于 2019-6-20 14:13:40

梁文道:抗生素滥用,暴露了人类的无知和自私

最近几天,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屠呦呦老师和她的团队又刷屏了。这一回大家关心的原因,是因为根据媒体的相关报道,针对她所发现并合成的青蒿素——这种目前为止人类对抗疟疾最有效的药物,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的“抗药性”难题,屠呦呦和她的团队声称,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已取得“新突破”,并将在近期提出应对“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切实可行治疗方案,并在“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等适应症”“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进展。http://e0.ifengimg.com/11/2019/0619/69A0D12F50CBC21DE49A7C4A4E13A6474C27E55B_size173_w1080_h912.jpeg青蒿素,曾被世界卫生组织称做是“世界上唯一有效的疟疾治疗药物”关于这次大幅刷屏以及背后引发的各种争议,并不是我关心的话题。我今天更想谈一谈“抗药性”这件事。1.难以破解的病菌抗药性难题,以及“超级细菌”的出现此次屠呦哟及其团队回应的问题,即是在中南半岛部分地区,比如柬埔寨、泰国、缅甸、越南,发现当利用青蒿素来对抗疟疾的时候,导致疟疾发生的疟原虫被清除的速率出现下降,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疟原虫可能开始对向来对付疟疾最有效的青蒿素,表现出了抗药性。这种抗药性又是如何产生的?通常的说法就是,在过去40年来,青蒿素在实际的投放使用过程中,疟原虫已经开始能够适应青蒿素(现有的耐药虫株学会利用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改变生活周期或暂时进入休眠,以规避敏感杀虫期)。这种情况也最常见于各种各样的抗生素药物问题上。抗生素是一种能够杀死细菌、减少感染的药物。受益于抗生素的发明和发展,我们人类才能活得比以前的人更长寿。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抗生素使用得越多,就有越多细菌开始能够进行适应,一些细菌没有一下子被抗生素直接杀死,随着它的下一代繁衍,就会进化得越来越强大,能够抗击我们对付它的种种武器。这个情况到底有多严重?举个简单的例子,2016年8月18日曾有一条新闻,美国一位70岁的老太太,因大腿骨折及其引发的大腿骨、臀部感染,被医院确诊患有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入院后还出现感染性休克,生命危急。为了应对感染,美国的主治医生几乎用遍市面上所有抗生素,但这位老太太的病情并未发生好转,最终还是不幸死于多器官衰竭以及败血症。当医院将相关样本送检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后才知道,这位老太太所感染的细菌不只对当时医生使用的14种抗生素无效,而是对美国现有的26种抗生素全部产生耐药性,几乎可以说是束手无策。她所感染的细菌因为“全耐药性”而被称为“噩梦细菌”,也就是“超级细菌”,对现存的所有抗生素几乎无动于衷。http://e0.ifengimg.com/02/2019/0619/BCB28F79AE0D4E17D5975371EEAEF6DDDDE4481C_size27_w720_h399.jpeg《血疫》截图她不幸的死况,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在青霉素被发明及投放使用之前,人类所面对的情况。我们知道,青霉素可谓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其发现者细菌学教授弗莱明也因此被我们记住,可以说是今天所有人类的恩人。可是到了现在,我们却发现青霉素好像已经不完全管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就是因为有些病菌已经产生了抗药性。可是,我们也要知晓,细菌的抗药性其实很有趣,它并不完全是因为我们滥用药物及抗生素所导致的结果。有些时候,这些细菌其实在天然环境之中,在抗生素发明之前,就已经具备对抗这些抗生素的能力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这是一种自然的偶发的状态。1962年,曾有一群学者在研究大英博物馆保存的植物样本的时候发现,一个1689年保存下来的植物标本,在它所保存的泥土里,居然有一些天然对抗青霉素的细菌存在。也就是说,原来在自然环境之中,本来就存在一些细菌天然可以对抗抗生素。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们不需要担心抗生素滥用的问题。 2.病菌的抗药性问题,已经成为全球性公共危机抗生素滥用的问题现在有多严重?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超级细菌”,是无药可治的。今年年初,曾有这么一条新闻,说到在北极一些无人居住的地方,也都发现了一些能够对抗青霉菌的超级细菌。经细菌学者鉴定发现,原来这是2008年在印度被发现的一种细菌。这种超级细菌怎么会从印度跑到北极去了呢?有学者分析认为,可能是由于人类前往北极旅游,或者一些候鸟携带而去的。无论如何,能够对抗抗生素的超级细菌甚至已经蔓延到了北极,这一定程度也说明,这种超级细菌在极端环境下,即北极这样的环境下,它还能生存,甚至是“良好生存”。 这还算不上最夸张的,有研究人员发现,在国际太空站的环境里,太空站的浴室和健身房都找到了五种抗药性细菌。我再给大家介绍一种十分危险的“超级细菌”。这种超级细菌在今年被美国列为了“紧急威胁”,引发了公众的极大关注——这种细菌就是一种耳念珠菌。耳念珠菌是近年来人类新发现的一种真菌。2009年日本发现感染病例后,全球才陆续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耳念珠菌感染病例。也是2009年之后,医学专家才给这种新发现的真菌命名。这种真菌非常危险,它具有多重抗药性,而且这种菌株更像细菌而不像真菌,传统实验方法难以鉴别。当然也有学者表示,目前还不需要过度恐慌,我们有足够的抗真菌药物能治愈耳念珠菌的感染病症。但是,无可否认,病菌的抗药性问题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危机。
http://e0.ifengimg.com/12/2019/0619/B09D960DE75B305EF717C9DC126B70B64976AF7D_size60_w1080_h563.jpeg《血疫》截图
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1月发布的全球十大健康威胁中,对抗生素等药物的滥用名列其中。联合国就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问题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小组(U.N.Interagency Coordination Group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在今年4月份曾发表报告警告,如果大家不采取行动,到2050年,归咎于抗药性问题的死亡人数,每年将上升至1000万人。现在每年因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问题死亡的人数就已达70万人。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组数字与规模。世界卫生组织在去年的11月12日至18日,曾举办过“世界抗生素周”。世卫组织希望在那一个星期唤醒全球公众对抗生素滥用问题的关注。3.你每天吃的食物里,可能同样存在大量的抗生素那么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我们日常生活能关注些什么?首先,可以关注一些产业的问题。 http://e0.ifengimg.com/02/2019/0619/8FF7D1A7B3379C152727F55558C1EFEA7EADB5C8_size91_w1080_h734.jpeg举个简单的例子,以全球养殖业、畜牧业来看,其实现在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恰恰是畜牧业。比如在美国市面上卖出的抗生素之中,有80%其实都到了鸡猪牛鸭羊这些动物的体内。为什么要喂动物吃抗生素?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饲养的动物本身很可能感染各种细菌,于是需要通过饲喂抗生素来防御。但是,到底这些动物被喂了哪几种以及多少抗生素,诸多美国的医疗机构或者公共卫生监测机构其实是不知道的,因为这些畜牧业者没有责任上报这些讯息。除此之外,比如一些生产鸡肉、养鸡的大公司,他们则认为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不需要担心。但许多学者的监测里却发现,在美国超市随处可买到的那些鸡胸肉里,就存在一种能够对抗五种以上抗生素的沙门氏菌,它的检出量还在急剧升高。这正是因为这些鸡被长时间饲喂了太多抗生素药物,所以它们身上都已经携带这种抗药性细菌。 这些问题为什么会是个问题?要知道,当美国消费者吃这些含有抗药性细菌的动物时,食用它的人也都会因此产生连带的问题。http://e0.ifengimg.com/12/2019/0619/4CDC9D400C70040D0AC0C27B0A1C2EFE970175DF_size44_w640_h445.jpeg新闻截图而且,这个问题还不只是美国的问题,有一个国际风险评估机构叫做“农场动物投资风险与回报组织” (FAIRR),在去年发表过一份报告,其中就谈到亚洲地区的肉类、鱼类、乳制品供应商常常也存在滥用抗生素的问题。这份报告还特别评估了16家中国的肉类、鱼类、乳制品公司,发现这16家中有15家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去减少抗生素的过量使用,因此也获得评估报告里最差的高风险评级。 人类广泛滥用抗生素带来了细菌抗药性问题,现在我们食用的食物也产生了这个问题,这就导致细菌抗药性问题在持续扩大,更得更加严重。http://e0.ifengimg.com/04/2019/0619/DB1E962E0543E6D11BAB2431B50191D172731759_size102_w1080_h667.jpeg《血疫》截图在前面提到的世界卫生组织报告里,还明确指出,到2050年,受抗药性细菌影响最大的国家即是中国。4.对滥用后果的漠视,是无知且自私的表现其实如果你仔细观察我们的日常生活,就会发现这种预测并不让人意外。 在中国的许多养殖场里,为了减少病死率,同样在大量使用和饲喂抗生素。另外,许多农作物的种植过程,也在大量使用抗生素,用以对抗各种虫害。这些将变成食物的肉类、作物,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抗生素残余,而且不仅会被我们吃进肚子,它还会污染水和土地。因为这些抗生素残余会通过我们日常生活的污水,进入水源和土壤。现在中国面临着其中一个水资源污染的最大问题,就是河流的抗生素污染。 前几年中国科学院还曾进行一项调查,不知道是否还在继续,根据这份调查显示,2013年中国使用的16.2万吨抗生素里,其中有超过5吨被排放进入水土环境之中,所以导致珠江流域、海河流域等,水中的抗生素浓度已经非常之高,它已经严重威胁了我们的自然生态环境以及中国人生命的未来。其实就连我们天天使用的肥皂、牙膏,也都有可能会为我们带来抗生素抗药性的危险,这又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我们的牙膏肥皂里有一种很常见的化学物质,叫三氯生(三氯沙)。三氯生是负责许多消费品上销售的“抗菌”物质的活性成分就,被用于减少或防止细菌滋生。所以,我们平常使用的洗发水、沐浴露、洗面奶,甚至许多化妆品、服装里,都添加有三氯生成分。当三氯生使用过度会导致什么情况发生?那就是也会使得许多细菌产生对抗生素的抗药性(而且三氯生本身就存在许多副作用,比如会让我们的心脏或者甲状腺功能减退)。三氯生增加了细菌对广泛抗生素的耐药性,而且三氯生由于非常稳定,在人体和环境中的残留程度相当高,日常生活产生的污水再次让环境中的诸多细菌在逐渐适应抗生素。 http://e0.ifengimg.com/10/2019/0619/746C65FE285E8BC7BB267F2B6018CA1A710FB541_size40_w748_h461.jpeg《血疫》截图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我们周边的环境,我们的地球,都已经是一个被抗生素以及各种化学制品严重污染的环境。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人类会被迫面临更多对疾病、对病菌束手无策的可悲状况。直到现在,我仍然发现日常生活中,我们对于抗生素的使用还是非常随便的。去医院看病时,许多人依然会选择见效快的打点滴、挂吊瓶;药房里你依然能轻松买到各种抗生素药品、药剂,许多人也对抗生素的正确使用方式没有任何认知。简单而言,我们平常生活中对抗生素的滥用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医生对于抗生素的滥开,可能存在过度医疗的问题;第二,作为病人的普通公众,用药的态度也是非常不负责任。我记得,我在《八分》第一期节目就和大家谈论过关于疫苗的问题,也分析过为什么每个人注射疫苗,不仅是对个人,也是一种对社会负责任的态度。比如就抗生素的泛滥使用,许多人错误的使用方式以及对此表达出“无所谓”的观点,都是一种非常自私的态度。许多食品工业的生产者,以及农业、畜牧业对抗生素的过度使用,我也只能用“无知”来形容。或许对于你来说,只想以最快、最便捷的方法达到一个期望的效果和结果,所以不计后果地使用抗生素。然而,这种态度最终只会把我们带上一条非常危险的毁灭之道。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梁文道:抗生素滥用,暴露了人类的无知和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