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mao 发表于 2020-4-9 12:45:28

描述田园生活,法国作家蕾拉·斯利玛尼隔离日记引民众不满

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61/238/672.jpg
法国女作家蕾拉·斯利玛尼。资料图

近来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肆虐,法国也已于三月中旬进入了封城状态。作为全法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蕾拉·斯利玛尼(Leïla Slimani)受邀在《世界报》撰写她的隔离日记。从《食人魔花园》到《温柔之歌》,这位80后女作家在法国家喻户晓,在中国也拥有大批读者。不过,斯利玛尼在日记中对她田园诗般的隔离生活的描述,则引发了不满情绪,反对者认为她的隔离日记体现了其精英主义做派。一位作家甚至把斯利玛尼比作断头王后玛丽·安托内特,批评她没有体谅普通平民的疾苦。

在《世界报》(Le Monde)的专栏中,斯利玛尼讲述了自己如何从3月13日起离开巴黎,把自己和孩子关在她位于乡下的第二所住宅。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61/259/33.jpg
《食人魔花园》书封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61/259/32.jpg
《温柔之歌》书封

她在第一篇隔离日记中写道,早上起来,我教孩子功课,现在,我们尚能偏安一隅。为了给孩子们讲隔离的原则,我和他们说现在的一切就像“睡美人”。为了公主扎到手指后死去,仙女们决定让她和她周围的所有人都沉睡百年。我们也一样,得在家休息,总有一天,王子会用一个吻唤醒公主,而我们又可以重新拥抱在一起。她还写道,“今夜,我辗转难眠。透过卧室的窗户,黎明的曙光从山坡升起。草上结着薄薄的霜,看上去冷冰冰的,椴木枝上隐隐冒了几个嫩芽。”而这些日记的大背景是,当时生活在乡村的法国民众都很反对巴黎人逃到乡下,指责他们会传播冠状病毒,各地也设置了警卫关卡以阻止城市居民去他们的乡下住宅度假,斯利玛尼的乡下隔离日记因此在读者和其他作家中引发了不满。

“嘿,可怜的穷人们,”记者尼古拉斯·科内尔(Nicolas Quenel)在twitter上讽刺道,“你们三个人住在15平米的公寓还好吧?为了打发时间,缓解自我隔离的压力,你们倒是可以读读一位作家在她乡下大豪宅的日记哦。”

也有人评论认为,斯利玛尼能在她的隔离日记中描写黎明的地平线本身就是一个“阶级特权”,她那些乡村田园诗的照片,对于那些未来几周都只能面对内院和对面建筑的普通人来说则是“低级品味的色情和淫秽。”

黛安·杜莱特在《玛丽安》网站中写道,斯利玛尼在她乡间木屋里的隔离经历是生活在“在格林兄弟虚构的平行宇宙中”。

“至少,我们没有同样的经历。如果说对斯利玛尼来说,隔离生活就像童话,对我来说,它更像是一部流浪汉小说。我是那个流浪汉,社会地位低,毫无光环,向往自由,希望抓住一切可能去生存,” 杜莱特继续写道,“在我看来,我们的知识精英有时似乎不接地气,仿佛法国大革命并非在所有领域都发生过,只有特定的社会阶层才被授权表达品味。”杜莱特写道。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61/238/664.jpg
4月7日,在法国巴黎,一个“疫情管控原因禁止通行”的标牌立在街头。新华社 图

“从我的窗口,你看不到天空。对面的大楼很脏,空荡荡的街道让我感到无比的焦虑。在我30多岁的当下,我可能会被一种病毒洗劫,也许会在这套两居室的公寓里孤独地死去。我这种描述可能不会像斯利玛尼的镶着金边的山坡和山茶花那样畅销,但它更能代表我们更多的人正在经历着什么。”

蕾拉·斯利玛尼1981年10月3日生于摩洛哥,2016年凭借小说《温柔之歌》获龚古尔文学奖。蕾拉·斯利玛尼曾就读于巴黎政治学院和欧洲高等商学院.2008- 2012年间,斯利玛尼在《青年非洲(Jeuna Afrique)》杂志担任记者,辞职后全心投入写作。代表作有《在食人魔花园》《温柔之歌》等。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描述田园生活,法国作家蕾拉·斯利玛尼隔离日记引民众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