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写我国古代战争史,离不开这八条兵家必争要道(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2 11: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井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井陉的大致路线。
井陉得名于井陉关,也叫井陉塞,是往返于太原和石家庄之间的交通要道,《纪要》中这样说:
“井陉关,在真定府获鹿县西十里,山西平定州东九十里。《吕氏春秋》:天下九塞,井陉其一。亦曰土门关。《地记》:太行八陉,其第五陉曰土门关。今山势自西南而东北,层峦叠岭,参差环列,方数百里,至井陉县东北五十里曰陉山(《穆天子传》谓之山)。其山四面高平,中下如井,故曰井陉。”——《卷十北直一井陉》
地图中的平坦城即现在的阳泉市,太行山以东的各城镇在战国初期被中山国所占据,南部和太原北部都是赵国的疆域。赵国为了夺取井陉,使国土位于山西的部分和华北平原能相连,与中山国进行了数年的斗争,最终赵武灵王消灭中山,控制了井陉,打通了连接两地的交通要道,从此走向了崛起之路。由此可见,正是有了井陉,太原盆地才能和华北地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井陉也因此承担起了华北地区军事、经济、文化交流的重任。
这样一条重要的通道在战时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始皇十八年,王翦灭赵国就是走的井陉。汉三年,命韩信、张耳东下井陉击赵。赵军抵达井陉口时,广武君李左车对陈馀说了这番话:
“信、耳乘胜远斗,其锋不可当。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其势,粮食必在后。愿假臣奇兵三万,从间道绝其辎重,足下深沟高垒,勿与战,彼前不得斗,退不得返,野无所掠,不十日而两将之头,可致麾下。否则必为二子所禽矣。”
从中可以看出井陉道路狭窄,不利于行军,如果遭遇埋伏或被敌军切断后勤补给线的话很可能遭遇不测。但是陈馀没有采纳李左车的计谋,放任韩信通过井陉,最后兵败被杀。
天宝末年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叛唐自立,派遣养子安忠志驻扎井陉塞。安禄山又派李钦凑守井陉口,以防备来自西部平叛军队的进攻。之后常山太守颜杲卿起兵斩杀李钦凑,同时向各路平叛军队通报朝廷已遣大军攻入井陉的消息。
得到这个消息后,河北诸郡纷纷响应起兵。但是不久之后,常山被史思明攻陷。河东军主帅李光弼率军出井陉收复常山,朔方军主帅郭子仪又自井陉东出,与光弼合军。然而正当形势一片大好之时,潼关又被攻陷了,李光弼等只能从井陉撤军,留兵驻守常山。诸将迫于严峻的形势,便联络了信都太守乌承恩,对他说了如下这番话:
“常山北控燕冀,路通河洛,有井陉之险,足以扼其咽喉,莫若移据常山而守之。”
可以看出井陉关对于防守从华北平原来的敌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六、飞狐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飞狐陉的大致路线。
飞狐陉连接涞源和蔚州,得名于飞狐口(又称飞狐峪),是来往于华北平原和山西高原及蒙古草原的道路,《纪要》中这样介绍飞狐陉:
“飞狐口,在大同府蔚州广昌县北二十里《水经注》:代郡南四十里有飞狐关。《舆地广记》:飞狐峪,飞狐关,在蔚州南四十里。其地两崖峭立,一线微通,迤逦蜿延,百有余里。《地道记》:自常山北行四百五十里,得常山反,号飞狐口,郦食其说汉高距飞狐之口。”——《卷三十九山西一飞狐》
飞狐陉和不仅仅是内地省之间的通道,它还是一条联系中原地区和北方草原的纽带。在和平年代草原上的牧民和汉族商人通过飞狐陉进行茶叶、皮毛、马匹等物资的贸易活动。在战乱时期,飞狐陉则成为中原王朝和游牧部落争夺的重点地带。在飞狐陉西部蔚州南部有一片比较平坦的区域,这块区域被称为空中草原。赵国在代地建立稳固统治后也同时控制了飞狐陉,空中草原成为了赵武灵王主导的胡服骑射军事改革的骑兵训练场。
晋建兴四年,石勒攻陷并州,刘琨从代地出飞狐陉前往蓟州投奔段匹磾。后魏太和六年朝廷征发州郡五万人治灵丘道,从代郡的灵丘南越太行山到中山,这里的灵丘道就是飞狐陉。武泰初,葛荣割据冀、定等州,尔朱荣让柔然配合出兵下口,自己在相州率重兵从正面进攻,对葛荣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下口就是飞狐口。唐武后圣历初,突厥默啜可汗从飞狐陉入寇,攻陷了定州。光化五年,朱全忠派王处直率领义武兵从飞狐陉进入山西,在晋阳击败李克用。朱梁乾化二年,晋王李存勖命周德威伐燕,东出飞狐。
七、蒲阴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蒲阴陉的大致路线。
蒲阴陉在今河北省易县西紫荆岭上,连接涞源和易县。从蔚州或灵丘到涞源,再经蒲阴陉就能抵达华北平原。蒲阴陉的路线就是拒马河上游河谷,其地峰峦峭峙,仄径内通,《纪要》中这样介绍蒲阴陉:
“路通宣府、大同,山谷崎岖,易于控扼。自昔为戍守处,即太行蒲阴陉也。《地记》:太行八陉,第七陉为蒲阴。”——《卷十北直一紫荆》
地图上标出的紫荆关就是防守蒲阴陉的著名关隘,《纪要》中这样说明了紫荆关的重要性:
“《志》云:紫荆与大同密迩,为京师西偏重地。向有旧关,明初撤而新之,城高池深,足称雄固。当居庸、倒马间,实为辅车之势。”——《卷十北直一紫荆》
紫荆关和地图上位于其南部的倒马关(战国时称鸱之塞或鸿上塞)以及下节要介绍的居庸关共同组成了长城上的'内三关',防御从草原进入华北平原的侵略者,《纪要》中这样写道:
“明时以雁门、宁武、偏头为外三关,而居庸、紫荆、倒马为内三关。西偏有警,必分列戍守于此(外三关,详见山西代州及崞县、河曲县)。”——《卷十北直一倒马关》
紫荆关是防守塞北草原入侵者的最后一道防线之一,它在战时也承受了大量的战火。
宋嘉定二年,蒙古军队攻打居庸,在金人顽强的抵抗下没能攻陷,于是转而攻打紫荆关,在五回岭击败金兵后由接连攻陷涿、易二州,再绕道居庸关的南部破之。元致和初,上都诸王忽剌台等率军经紫荆关直达大都城南,燕帖木儿败之于卢沟桥。
正统年间,明英宗亲征瓦剌。大军抵达大同后,将领们都感觉到了此次军事行动的凶险状况,于是班师回朝。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就近从紫荆关入关,却遭到了王振的反对,这就导致了之后的土木堡之变。土木堡之变发生后,也先借着余威自大同入寇紫荆关,把当时已经成为太上皇的明英宗作为人质挟持,突破了紫荆关,一路打到北京城下。最后在于谦的带领下明军打赢了北京保卫战,也先兵败撤退,其弟伯颜帖木儿也带着明英宗从紫荆关撤离。
天顺三年,孛来入侵大同,一直打到雁门关、忻、代等地,颜彪、冯宗率兵到紫荆、倒马二关以支援前线。嘉靖三十二年,鞑靼部首领俺答汉进犯大同,进逼紫荆关,攻陷插箭、浮图等山谷,最后被明军击退。
八、军都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军都陉的大致路线。
军都陉是太行八陉的最后一陉,既是从北京去往宣府和草原的通道,也是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的分界线,《纪要》中这样介绍军都陉:
“《地记》:太行八陉,其第八陉为军都。郦道元曰:居庸关在上谷沮阳城东南六十里,军都在居庸之南。绝谷累石,崇墉峻壁,山岫层深,侧道偏狭,林鄣邃险,路才容轨(胡氏曰:《汉志》上谷郡有军都、居庸两县。盖县各有关。按苏林注,但言居庸有关,而军都则否,盖北魏时曾分置两关耳。)”——《卷十北直一居庸》
军都陉上的居庸关的名气远远超过军都陉本身,作为北京的北大门它直接关系到京城的安危,是长城沿线最重要的关口之一,《纪要》中这样介绍:
“郦道元曰:居庸关在上谷沮阳城东南六十里,军都在居庸之南。绝谷累石,崇墉峻壁,山岫层深,侧道偏狭,林鄣邃险,路才容轨(胡氏曰:《汉志》上谷郡有军都、居庸两县。盖县各有关。按苏林注,但言居庸有关,而军都则否,盖北魏时曾分置两关耳)。《唐志》:幽州昌平县北十五里有军都,陉县西北三十五里为居庸关,亦谓之军都关。又居庸关亦名纳款关(《通典》:北齐改居庸关为纳款关)。《唐志》亦称居庸为纳款,又名蓟门关《唐十道志》:居庸关亦名蓟门关。而居庸、军都,其通称也。”——《卷十北直一居庸》
历史上游牧民族或太行山以西的军队要攻打北京,基本都会走军都陉,居庸关就成了军都陉上保卫北京的最后一道防线。宋宣和四年,金人意图攻占燕京,辽人以劲兵守居庸。金兵抵达居庸关下时,山崖两边的石头崩塌压死了很多守关士兵,辽军不战自溃。金军由此不费一兵一卒就攻下了居庸关,夺取了燕京。
嘉定二年,蒙古攻金,抵达古北口。金兵据守居庸关,蒙古军队始终无法突破。于是蒙军改变侧罗,留下可忒薄察等顿兵拒守,其他部队直奔紫荆关,拔涿、易二州,绕道从南口和留守在居庸关北部的军队内外夹击,终于突破了居庸关,内外合兵。嘉定四年,蒙古军攻至宣平,克缙山,居庸关守将直接弃关逃跑,蒙古军队在此攻克居庸关。
明初攻陷元大都后,洪武二年,大将军徐达垒石为城,建造了居庸关南口,以此加强北京北部的防备。靖难之役爆发时,燕王朱棣说了如下这段话来表明居庸关的重要性:
“居庸关路狭而险,北平之噤喉也。百人守之,万夫莫窥,必据此乃可无北顾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