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恩泽:浮躁的中国制造受制于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1: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0.9em]北京时间4月25日深夜,《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司法部调查中国最大电信设备公司华为是否违反对伊朗的出口禁令。这让本已受限的华为在美国开展业务变得更加困难。

此次调查,包括华为、中兴,有19家中国技术公司被美国国会列入风险名单。

此前4月16日,特朗普挥舞铁锤砸向中国的中兴公司,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出售芯片。这一锤砸中了中兴的命门,也砸中了中国制造的软肋,致使中国朝野上下一片哗然。中兴自身也大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声讨美国的霸道。但这样的呼叫在强大的对手面前只是嘀嘀咕咕。

根据评估,中兴被美国芯片市场封杀,损失惨重。在4月20日召开的仅有10分钟的发布会上,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忧心忡忡地宣布:“这样的制裁将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将直接影响公司8万员工的工作权利,直接损害8万个家庭的利益”。

芯片被喻为信息时代的“发动机”,是一个国家高端制造能力的综合体现。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张连起指出:“中兴事件既不等同于整个中国制造业发展水平,但也不是中国制造中的个案。”中国的“缺芯”困境,一定程度代表了中国制造的现状:够大而不够强。

即便是大,其高端产业也是难敌低端产业。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是,一瓶茅台“喝掉”所有的芯片股大半壁江山。从上市公司股票市值来看,以贵州茅台同芯片概念板块做个对比:贵州茅台股价最高达799.06元人民币,即便是当下股价也在677元人民币高位;最高时市值1万零39亿元人民币,突破万亿大关,即便当下市值(4月20日收盘价)也有8419.79亿元人民币。而所有的芯片概念股当前总市值1万1926.89亿元人民币,粗算下贵州茅台市值,是所有芯片股市值的70.59%。

可见茅台让芯片蒙羞,平心而论,喝酒喝不出大国神韵,茅台再有神勇,也不能代替半导体产业的核心部件芯片。



[size=1.1em]中国芯片产业为什么弱小

如果说,与茅台比没有什么可比性,那么可以对标美国,与美国三大芯片巨头比。高通、博通、英特尔的市值分别为817.6亿美元、976亿美元和2503亿美元,合计接近43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接近3万亿元。中国46家芯片公司总市值仅为三家芯片巨头的四分之一。

这首先要从中国制造整体品质来分析。浮躁是中国制造的一大特质。从全民思维关注度来说,炒房炒股是中国人最热衷最执着的事,一套房一转手就赚个百儿八十万。一方面房地产投资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制造业投资严重滑坡,火爆的楼市掩盖中国经济一张浮肿的脸,形势十分严峻。企业喜欢到股市上转悠,一些国有企业将企业用于技术改造的钱偷偷用来搞资本运作,没有心思练内功、打造核心竞争力。资金脱实向虚,使中国实体经济严重“缺血”,搞芯片之类核心竞争力构造也就没有本钱了。

其次,芯片产业研发需要巨额资金,而且研发周期长,政府承担不了实际任务,中小企业也难有作为,只能指望一些特大企业攻占。中国制造眼光又非常短视,中国企业“池塘”宽而浅。浮躁是一个全球化通病,在当今中国社会中也比较突出,中国企业更浮躁。由于浮躁,企业的“池塘”越来越宽,却又越来越浅。

说中国企业的“池塘”越来越宽,一方面是指企业拼抢市场地盘的劲头十足,销售渠道做得很宽,从一二级市场一直做到三级市场;另一方面是指企业倾向多元化,一旦有了一点市场进展,或者一种产业做成功了,就觉得自己长了三头六臂,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要把触角伸向市场各个领域,搞多元化竞争。

说中国企业的“池塘”越来越浅,是指企业的创新能力下降,核心竞争力越来越弱,没有多大的底气,只是靠价格战笼络人心,招揽客户,支撑门面。企业没有战略定位,急功近利,短视猥琐,走一步看一步,或者左右摇摆,哪样赚钱就做哪样,跟风跑。经年累月,企业没有一点品牌积累,在市场风浪中苟且偷生,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有长久机制。所以企业大而不强。

再次,在国际尖端产业赛道上,中国企业技不如人。中国在芯片设计、制造等方面确实存在严重短板,特别是制造环节相对较弱,部分核心技术、关键设备没有完全掌握,只好受制于人。过去一直沿袭的以市场换技术的发展套路,被欧美利用,中国让出了大片市场,换回的却是别人淘汰的技术和设备。所以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总是与欧美相差那么几年,步别人的后尘,吃别人的残羹剩饭。

中国有那么多实力雄厚的国企,却鲜有在芯片这样高端产业上打硬仗的企业。中国唯一一家在世界上称雄的、与爱立信、诺基亚、思科比肩而立的半导体企业华为还是民营性质,这真是绝妙的讽刺。相比而言,国资成分较大的中兴是贸易战的受害者,也是一杯自斟自饮的苦酒。

[size=1.1em]三星是一面旗帜

教训是深刻的,总结教训不是要身陷悲愤中不能自拔,而是要发愤图强,砥砺奋进。在发展高端产业上,中国要学韩国的眼光和执着。三星创始人李秉哲那一代韩国人“超越日本”的顽强毅力,在红红火火的家电时代,就看到芯片“点石成金”的巨大超越优势,下决心力排众议,超前投入巨资,而且一代一代连续投入,终于在芯片上超越了日本,占据了消费电子产业的上游。今天虽说三星手机一路下滑,但三星电子的业绩仍然强劲增长,靠的就是上游。

三星的创始人有战略眼光,中国的企业家更要有民族担当的精神。试想,如果哪一天美国突然卡住中国的脖子,Android系统不给用,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用,中国数以千万台计的电脑和上亿部手机就傻了?

主题再回到芯片上来。近几年来,人工智能(AI)产业之所以得以快速发展,得益于海量激增的数据,还有在摩尔定律影响下不断提升的计算能力;而无论是海量数据的获取和存储,还是计算能力的体现,都离不开硬件的载体——芯片。因此,在当前激烈的人工智能产业比拼中,人工智能芯片就成为富有战略地位的重要环节,也是近两年投向人工智能众多资金中最为人所关注的领域之一。同时这也是一个正在快速增长的巨大市场,国际权威基金评级机构Morningstar预测,2021年全球AI芯片市场规模有可能超过200亿美元。

要从200亿美元分一杯羹,现在筹备、从头做起,为时已晚,但聊胜于无,有总比没有好。

今年2月12日,紫光集团、重庆市政府和华芯投资将共同发起设立注册资本达千亿元的国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全面提升“中国芯”在全球的产业竞争力。

中国互联网大佬阿里巴巴也开始发力芯片,全资收购中天微,并以50亿控股物联网芯片公司乐鑫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决心自主研发“中国芯”。

[size=1.1em]防止制造路径依赖症复发

但要防止制造路径的死灰复燃,一哄而起,又一哄而散。新兴产业意味着可以创造更高的附加值,但是中国一些新兴产业没有获得高利润,反而跌进低附加值陷阱。一些新兴产业与传统制造业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是徒有名号。事实上,在一些高技术企业里,中国仍然处于价值链的弱势位置上,局限在组装、加工制造等低附加值环节,并继续付出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的沉重代价。

这种路径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制造渗透着浮躁的气息,前脚踩油门,后脚踩刹车。比如光伏产业的环保节能基因,决定其必然是朝阳产业、新兴产业,用“烈火烹油”来形容当初中国光伏产业突飞猛进不为过。

几年前,全国有20多个城市提出要建千亿元的光伏产业基地或产业园区,而彼时中国总共只有3000亿元的市场容量。中国2011年的光伏组件总产能达30吉瓦(GW,10亿瓦特),而全球装机量只有20吉瓦。产能的无序扩张和过剩,使中国光伏产业遭遇灭顶之灾。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GDP情结也是中国光伏产业盛极而衰的推手。在评判地方官员升迁的标准中,GDP一直是最重要的考核目标;加上各地关于就业、税收等方面的考量,地方官员都有动机去铺摊子,扩大投资。因此,政府的身影在整个光伏产业的兴衰过程中不断晃动。政府不但一手将这个行业捧大,给予该产业各种特殊的政策优惠,而在其产能过剩时又没能及时合理引导,反而继续怂恿其扩张,并提供各种支持。

[size=1.1em]借“301调查”强筋壮骨

301调查是美国单边贸易保护政策的“核武器”,也是美国通过立法规定,超越世贸协定和任何第三方规则恣意妄为的“法外神器”。

但凡被301调查盯上的企业,都被折腾得遍体鳞伤。要从容应对301调查,还得要求企业本身过硬。

华为不怕调查。事实上,华为也是有底气的。在国际化道路上打拼这么多年来,华为熟悉国际商业规则,也遵守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出口管制法规和制裁条令。在知识产权方面,华为更是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根据欧洲专利局(EPO)公布的数据,在2017年华为总共申请了2398项专利,这一项数据位居全球第一。

其他企业呢?在301调查面前,中国要振作精神。首先要认识到301调查不是铁板一块,美国业界普遍对美国政府的单边行动感到担忧,已有45家美商协会明确提出反对意见。从宣布调查,到调查结果出笼,再到正式裁定,要历时3个月至12个月不等,这是一个缓冲期。中国企业一定要稳住阵脚,务必不要恐慌。

有问题的企业利用缓冲期迅速整改,不失为良策。有法律漏洞的赶紧弥补上,有技术性问题的立马修正。虽说301调查定义很宽泛,自由裁量权很强大,“301条款”很霸道,但中国尽量将自己包装得很完美,就可以据理力争。2010年,中国“入世”后,第一次遭受美国“301调查”,剑指新能源。最终,中国修改相关行业条规,减少补贴,双方达成协议。

关键是不要以愤怒代替理智,要讲求方法策略。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确实需要与国际惯例和有关条款“对标”,加强法律法规的国际化建设,补上这方面的短板。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在企业转型升级中确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同时,要规范行业产业补贴,不可养懒汉养庸者,回过头来检视产业政策,规避触犯WTO等相关协定中的红线,为中国相关产业在“合规”上争取时间空间。合规才能抗争,合规才能生存。

另外,企业要舍得花钱培训或引进国际化专门人才。外贸企业要合规,相关人才必不可少。要抢占国际话语权,就得有人会说话。企业要有专门人才研究在遵守WTO等体制的各类法律文件,要积极主动利用现有国际机构和法规,以实现多种权力的相互转换和支撑。

301调查的利剑随时会直刺中国企业,中国制造必须吸取中兴的教训,在高端制造领域不能再无所作为。要克服浮躁的心态,增加定力,自己必须掌握核心技术,并以强大的制造力执行,才不会再受制于人。

(作者是中国财经媒体专栏作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