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把未来留给年轻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5 10: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3岁的面簿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简称扎)接受美国国会盘问,有一段是共和党议员丹·沙利文(Dan Sullivan,54岁)问扎:“面簿到底是什么?”

听证会上,美国国会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主席格莱格·沃尔顿(Greg Walden,61岁)又问:面簿有大量内容,是否是媒体公司?面簿可用来进行金钱交易,是否是金融公司?扎一脸无辜,他说不认为自己是媒体或金融公司,大概可被归类为科技公司。

再看美英大报的报道,不少批评扎刻意模棱两可。譬如共和党议员弗莱德·阿普顿(Fred Upton,64岁)问扎,面簿是否应被更严格立法管制,以保护用户隐私。扎回答说管制或许无可厚非,但如何管制却要小心经营。笔者认为,其实,这不叫模棱两可,这叫诚意分享。

一个小毛孩面对一群老人的盘问,他打乱了上几代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世界,把原有的机制界限打散,变成分不清到底是传统上的媒体、金融或是科技企业,甚至让人搞不清它到底是什么?所以才有了这一连串的问题:面簿到底是什么?

这让所有紧抱老规则、老方法做事的人浑身不自在,让所有想要维护世界现有秩序和框架的人不知所措。小毛孩当然没有办法把自己套在旧有的框架里,他的人生就是用来打破旧框架的。他代表的世界已经往前推移,世界变了样,这些老人家还在旧世界里玩,硬要把他从新世界拉出来,将旧世界的框框往他身上套。怎么套得了?

老人们还问小毛孩,要不要弄一些规矩(绳索)来把他手脚捆绑,他当然不愿意。无奈就算是新世界也得有新世界的游戏规则,所以只好说管制无可厚非。但是如何管制,生活在新科技新世界以外的老人,有办法制定合适的游戏规则吗?所以,就要求各位小心经营。因为新世界还在成型中,就像儿童不断变化的眼镜近视度数一样,得不停调整,才能配合视力变化,达到完满的结果。



许多老人审问的方式,也是旧世界的方式,偏偏扎不是那个世界的人,他才33岁,为什么要高高在上,为什么要卑躬屈膝?世界好玩得很,他要玩的东西还很多,想玩得开心就不要摆姿态。

扎选择住一栋普通的房子,穿普通的衣服,连房子里的装潢都普普通通。他和我国科技才子沈望傅一样,仅拿1元(美金)的薪水。唯一不普通的是,他2017年的年度保安费高达730万美元,怎么说都是呼风唤雨的世界十大首富之一。

关于面簿用户资料被盗取,扎在回答民主党议员安娜·埃索(Anna Eshoo,75岁)的问题时说,连他自己的资料也被盗了。于是大家都被吓晕,连扎都锁不住自己的资料,还有谁能锁得住?扎在听证会上说:“我犯错了,对不起。我们应该做得更多,以限制应用开发者所能获取的资料,设定更多保护机制避免资料被滥用。”

《华盛顿邮报》于是把扎14年来说对不起的片段编辑起来,文章就叫《扎克伯格14年来说的对不起,却没有对不起》(14 years of Mark Zuckerberg saying sorry, not sorry)。扎的面簿是一项新发明,一个不断演变,让世人参与其中的新发明。这个演变的过程还在壮大,衍生出很多新的可能,连扎自己都不能预见的可能。这就是创意和创新所带来的后果,因为是新的,根本无法预知未来。就算发明者初衷美好,也无法控制那些可能利用它来做坏事的组织或个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能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不停地采取新措施应付接踵而来的“魔”。

不是扎说对不起没有诚意,而是他面对的就是一个不可预知的未来世界,而走在最前端的人,就是会踩空犯错,后面拉了一堆人一起跌倒。有勇气的话,就扫一下身上的尘土,回头说声对不起,再往前走。如果害怕,大可以不要跟着他。或者跟着他,但不要跟得太紧;跟着他,但不要盲目相信他说的一切。个人还是能掌握同新科技新世界接轨的方式。

看到不少报道说,科技界人士都对扎在听证会的表现非常满意。我看到扎在审讯一半露出笑容,像一只森林精灵,两只眼睛突然亮起来,两个大耳朵还往上摆了一摆,好像脑子里又飞快地闪过了什么好主意。人们还在对过去“呀呀呀”的当儿,他的脑子已经飞向下一个未来的可能了。

世界变得太快,老人应接不暇,年轻人乐在其中。他们有他们的方式,这个方式最终一定会胜利,因为世界属于未来,未来属于年轻人。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

新闻中心高级执行记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