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预言成真: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东及全国必出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8 12:5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的中国人都很焦虑,当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的时候,人们没有理由保持冷静。

  从2010年“山西疫苗乱象”到今天的“长春长生疫苗事故”历经8个年头,疫苗乱象仍未杜绝。

  2010年,记者王克勤在《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调查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随后,该报总编包月阳被撤职。

  2016年,一篇名为《疫苗之殇》的文章刷屏于网络,却引得方舟子等大V和环球日报等媒体的群起而攻之,将此文贬的一文不值,再一次将疫苗问题掩盖过去。

  几年前,在接受采访时,王克勤说:“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东及全国必出问题。”

  很遗憾,他的预言成真了。

  今天,小编将2016年网易财经与王克勤的访谈推荐给各位家长,通过这篇采访稿,相信大家对中国的疫苗乱象会有更深的认知。

  疫苗的问题,到底出在哪一环?如果您有什么想法,欢迎您在文末发表评论。

  来源:网易财经

  主持人:各位网友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邀请到曾于2010年深入调查并报道山西问题疫苗事件,并发表《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的资深调查记者王克勤老师,为大家进行解读问题疫苗事件。您好,王老师,您在当时调查山西问题疫苗事件时,主要是针对哪些方面进行了调查?

  王克勤:经过调查以后,全境累积跑了20个县,搜集到了78户接种疫苗之后导致出现异常情况的孩子家庭的材料,其中访问了36个孩子和家人,一个情形就出现了,在山西全境这几年里,大量孩子接种疫苗之后会出现一系列异常反应,有的导致残疾,有的致死,我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当然作为记者我们只能对自己所了解的情况进行客观呈现,我们也没有办法确认这些孩子是否致残和致死原因与疫苗有关,我们只是媒介,没有这个能力,只是作为记者把我们看到的情形忠实呈现出来。

  很多家长和部分医生怀疑,因为做了很多检查,把所有导致发病的病因都排除了。

  主持人:有没有给出确切报告,一定有关系或一定没有关系?

  王克勤:没有,我在78个访问案例中,其中有三个案例有明确的书面确诊,说这三个孩子是因为接种疫苗致残,一个是法院判决书,另两个是当地地方疾控中心认定的,盖了戳,盖了大印的证明,这仅仅是三例,明确说是由于接种疫苗导致致残,但并不一定近百个孩子都是(因为)接种疫苗(致残,我们只能说接种疫苗和他们的致残和致死性有关联,这是我们当时很克制的严谨态度。

  所以当时我们报纸的大标题叫《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第一标题是“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但遗憾的是,各大网络,包括很多报纸转发这篇文章写的是“近百孩子接种疫苗致死致残”,然后有一部分人就开始把所有责任都追责到我这里,其实如果看我的原文是“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

  王克勤:致死致残是客观存在,不明病因是现阶段结论,但这些孩子都是接种疫苗之后出现了一系列异常情况,因此我们认为疫苗与这些孩子的致残致死可能有关联,我们只能做这样的质疑。

  主持人:这次山东爆发涉及5.7亿元的案件,和您当年调查的山西有没有共性?或者您发现的问题引申出来的监管和流程上的问题。

  王克勤:您说的问题正好是我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刚才看到了小标签,当时我在山西境内两个重点发现,第一个发现是近百孩子在接种疫苗之后出现异常情形,或死或残,这是一个情形,同样发生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的这一阶段,2006到2009年这几年里山西全境攸关3800万人生命安全健康的疫苗被托管给了来自北京的一家公司,叫华卫(音)公司,自称是卫生部部部属企业。

  这个公司把山西全境疫苗接管以后为了取得绝对垄断地位,想出了一个幺蛾子,就是给每个疫苗盒上贴标签,并且山西省卫生厅的文件里说,在山西全境里所有医疗临床机构只能使用“标签疫苗”,也取得了绝对的排他性垄断地位。有了垄断地位就有垄断利润,其它的不讲了。

  主持人:这样的现象在其它省市有吗?

  王克勤:这会导致什么问题?贴标签,咱们看得清清楚楚,疫苗需要避光、冷温、冷链储存的高蛋白制品,一般疫苗在2到8度,有的疫苗在0度左右,或者比0度低一点储存,把标签贴上去就有了一个新问题,疫苗的大包装箱里有中包装盒,中包装盒里有小包装盒,每个盒的上贴标签,所有冷库里放的东西上面有一层霜,冷温下是贴不上去的,只能在常温下贴,于是他们把大量疫苗从冷库里运出来放在广场上晒,晾干,然后再雇工人贴标签,三四年之久,有的流程是三到四个小时,有的流程是八个小时,疫苗最大问题是不得高温、不得曝光,这两个要素都具备了,因此所有的标签疫苗即意味着高温曝光。

  主持人:都经过温度变化了。

  王克勤:冷库里是贴不上去的,这是一个技术问题。

  主持人:这次山东案件倒并不是有意贴标签,但确实在储存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冷链储存。

  王克勤:疫苗是高蛋白的生化制品,从生产到整个储存、运输,全部都是冷链运输、冷链储存。我在山西当时调查时一位车队副队长跟我讲,疾控中心总共有两台冷藏车,其中一台冷藏车的制冷系统坏了,这样的车依然从太原往运城、临汾(在运输疫苗)。

  王克勤:疫苗公司的老总当年由于在山西经营了三四年,可能获得了很高的回报,他准备把这个经营模式在全国很多地方复制,当时他确实在卫生部、各省卫生系统有很硬的关系,背后一些关系我就不好说了。

  当时他在山西已经运行了好些年,几年之后赚了足够的钱,跟山东省和内蒙自治区签署了合约,准备在山东和内蒙如法炮制,这时多亏山西疾控中心出了一个非常好的人,叫陈涛安(音),陈涛安就开始举报这些问题,他是疫苗领域的专业人士,他认为疫苗脱离冷链,再给孩子接种,这个问题非常严重。然后就举报,举报过程中,他知道他跟山东和内蒙签了合同,于是直接给山东和内蒙打电话举报,山东和内蒙就终止了和田建国(音)的合作,这并不意味着整个疫苗安全的问题就得到了保障。

  主持人:当时的举报是有效的。

  王克勤:虽然终止了跟田建国的合作,但并没有终止跟“田建国们”的合作,这里面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在整个调查中发现严重的疫苗流通领域的监管严重缺失,包括当时疾控中心有关科室的办公系统都出租给这些经营公司,这是不合适的,即便是二类疫苗。

  新的问题出现了,这时候我们发现问题的根儿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条例》上,因为《疫苗条例》若干条款都存在漏洞,为这样一些不规范的公司投机钻营,甚至可以垄断一个省的疫苗提供了制度温床。

  主持人:监管上还是存在一些漏洞?

  王克勤:制度存在问题,制度存在漏洞,对整个经营疫苗的企业和公司资质的审核规定不详尽、不严格,对整个运营过程中的监管不到位,当时我们发现了这一系列的问题。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怎么让疫苗在全国更安全,我们当时提出《疫苗条例》应该修订。

  单讲田建国的华卫公司,有个很有意思的事儿,我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查到了他的工商注册全部资料,查到资料后我觉得非常尴尬,为什么?山西省卫生厅说这是卫生部部属的大型专业疫苗公司,而工商界的资料显示它是个三人合伙的私人企业,注册资金仅50万,这个公司和山西省卫生厅“拍拖”的过程中,北京市工商局给这个公司有个行政处罚决定书,说这个公司注册时注册资金不够,注册完毕抽逃注册资金,为此罚款五万。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个经营着攸关山西3800万人生命安全的疫苗公司在经营范围里居然没有“疫苗”两字。没有疫苗经营资质的企业托管运营山西全境的疫苗。

  主持人:包括这次也提到很多是非法营销疫苗,不具备资质,或者购买疫苗的渠道涉及到一些私人牟利。

  王克勤:这里面涉及到整个中国的疫苗监管体系现在存在问题,一是制度上还存在很多漏洞,这是第一点;第二,整个监管体系的管理存在混乱,为什么我们称之为“山西疫苗乱象”?不仅仅是有这样公司的问题,不合格公司托管的问题、价格混乱的问题、任何流通环节里都存在着这样那样不完善的问题。

  这是涉及到人命关天的疫苗,在医疗体系来讲叫做“防治并举,预防为主”,国家更应该加大投资整个预防体系的建设和管控。恰恰我们现在是“重治不重防”,这跟发达国家的做法完全不一致,发达国家和健康国家是把“防”放在第一位,而“防”,目前最强大的就是疫苗体系,要把整个中国人的生命安全健康和防御体系建构起来,就必须把疫苗问题解决好,把疫苗的安全保障解决好。

  主持人:历史上有一些发达国家也出过疫苗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可以引进一些他们的解决方案?其实最根本的还是制度问题。

  王克勤:关于发达国家的制度和他们的规范,我在这个领域了解有限,也不好谈,但我接着想说的问题是,目前整个引发了“疫苗恐慌”,让我想到2010年3月份我的报道出来以后当时的情形跟今天非常相似,这期间我每天都会接到年轻妈妈打来的电话。

  主持人:您怎么应对这个?

  王克勤:(妈妈们打来电话)说“王老师,我的孩子明天要接种疫苗,我该怎么办?我接种不接受?”

  刚开始我确实很难面对,大概两三天之后我找了很多专家一起咨询交流,就形成了一下意见,我每每接到电话,都会跟对方讲,“第一,要坚定不移地接种疫苗;第二,如果你的家境尚可,建议接种来自发达国家的疫苗。

  为什么要坚定不移地接种疫苗?疫苗是生化制品,防疫制品,打个比喻,我们大家都在流行病等各种病毒的“枪林弹雨”中裸奔,疫苗给我们穿了一件防弹衣,预防被流行病和各种病毒命中的机率,减少疾病的伤害,它的价值在这里。首先你要穿一件“防弹衣”,有防弹衣比没有防弹衣好,我没办法确认哪个“防弹衣”有没有问题,我不是专业人士,不能给你任何结论;

  第二,根据我在国内接触大量与疫苗有关的人的各种问题和实践之后,说实在话,我个人对中国国产疫苗的信心不足,这个信心不足还源于中国的疫苗最高行政长官,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王宇(音)在2010年3月7日全国“两会”期间有一段讲话,他认为中国的疫苗质量是存在问题的,跟国际疫苗相比差距非常大,疫苗要进行大规模筛查,要确保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这是原话,东方卫视有报道,也就意味着王宇对中国国产疫苗的质量心存疑虑。

  一个中国疾控中心的最高行政长官王宇专家都对国产疫苗担心,作为普通非专业人士,我只能听最高行政长官和专家的意见,他对疫苗担心,我也担心和顾虑。我没办法说现在山东和山西的疫苗有什么问题,我不是专业人士,不能给结论,但根据我自己所掌握的信息,作出上述建议。

  主持人:明白了,我之前也看了一个数据,您提到进口疫苗,确实价格昂贵,举个例子,水痘属于国内的二类疫苗,小孩也经常接种,国内价格在300元左右,进口疫苗在3000元左右,这个价格利润可能让国内很多普通家长去接种国内疫苗,国内疫苗需求量越来越大,是不是像您调查到的,在山西和这次的山东事件,很多非法经销商甚至在工商注册里都不具备疫苗经营范围的资质,是不是他只是看中了这个点,从疫苗身上谋暴利的点,而不简简单单是垄断。

  王克勤:当年我在做山西调查时就清楚地算过,山西华卫公司几年赚了好几个亿。

  主持人:我看报道里面有写,一年大概是一亿多。

  王克勤:疫苗暴利的问题就不用讨论了,关于你刚才讲的这个观点我还是存疑的,我从内心深处希望我们国内的疫苗生产企业能够强大起来,能够生产出高质量、有品质、安全、健康的疫苗,以让每一个国人的生命安全有保证,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如何飘洋过海从国外进口疫苗,对整个国民的负担是很沉重的。

  在现阶段还处在连疾控中心主任都疑虑担忧(疫苗质量)的情况下,我只能实话实说,我不能把未来的希望说成当下的现实,我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

  好多人说,你这样不爱国。我说我不存在不爱国,我首先是爱人,让每一个生命健康和安全。

  主持人:在您2010年调查公布以后,引起了很多关注,这个疫苗事件有没有好的处理结果?那时候到现在。

  王克勤:或者换一种说法,如果当年山西疫苗的后期政府有足够的重视、有强力的监管,尤其能够听取意见修订《疫苗条例》,把制度漏洞堵死的话,我想,山东的悲剧就不该发生。

  遗憾的是,2010年3月份这个报道当时热度很高,曾经在4月初时卫生部公开讲,要坚决对人民负责,谁的问题谁负责,对哪里出现的问题一查到底,终要给人民一个说法。这是当时卫生部新闻发言人在2010年4月上旬的一番讲话里讲到的。

  直到今天我也没有看到卫生部就山西疫苗事件“一查到底”的结论和结果。

  主持人:您在这之后有没有做继续的追踪调查?除了之前的报道以外。

  王克勤:此后我不断接到大量的咨询,不仅仅山西,全国各地都有咨询,报道之后,4月份、5月份,我的办公室成了“中国疫苗救援中心”,来了好多同学帮我处理,累计接收到了来自全国24个省的疫苗家长提供准确信息和资料的与疫苗有关的案例,我只能说“与疫苗有关联的案例”。

  主持人:这24个省市都出现过问题?

  王克勤:24个省跟今天说的24个省是不是一样我不知道,因为这是2010年的事情,当时仅山西境内,我当时收到的投诉,原来收到调查是78个家庭,到2010年4月30日,仅山西境内我收到了159个与疫苗有关联的案例,死亡的19个。

  全国各地,包括我曾经接过中央电视台一个记者给我打的电话,在电话里整整哭了半个小时,她的孩子接种疫苗之后,大概不到24小时,就没了。我也不好下结论,她的孩子(没了)是不是疫苗导致的,她只是给我陈述,她的孩子在接种疫苗之后24小时人就没了。

  主持人:但事实上是这样,即使是正确储藏条件下的疫苗可能也有依法后遗症的机率?

  王克勤:根据我所掌握的信息,发达国家对疫苗的监管极其“严苛”,都不是“严格”的问题,而是苛刻,因为这是通过血液系统,攸关人民生命健康的事情,不敢半点马虎。

  根据我个人掌握的很多信息和全国各地的信息,我认为我们国家在疫苗的整个管控这块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

  主持人:尤其这次爆发出来更是,24个省市。

  王克勤:如果(管控)很好的话,不至于在2010年3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王宇有着那样忧心忡忡的讲话。

  主持人:实际上当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王克勤:不是“意识”,我认为王宇做这份讲话时他案头已经收到了大量材料,他作为国家疾控中心的主任,说话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到全国,甚至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看法,他说话比我们要更加谨慎。他当时能说这样的话,我当时都觉得非常惊讶。

  主持人:实际上我在您的报道中看到现在很多地区是“一刀切”,强制接种。

  王克勤:对这种现象我不作评论,我认为对一类疫苗强制公民接种是必要的,为什么?以防御各种流行病和病毒,保证国民生命安全和健康,我觉得这是对的。仅限于我的理解。所以我对疫苗的整个态度是积极的,对“疫苗”这两个字的态度是积极的,但在王宇同志讲完话以后,我对整个国产疫苗的安全是担忧的,同时通过我的调查之后,我对整个中国疫苗的管控是深深忧虑的。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一类疫苗,可能是传统意义上大家理解的“免费接种”,或者政府要求你接种,“一刀切”,二类疫苗是大家自费的,我们常提到的流感疫苗、水痘、麻疹、狂犬病……大家担心疫苗失效是不是会导致(后果)?

  王克勤:2009年我在山西采访调查的时候,山西阳泉就有两个孩子让我印象很深,都是接种狂犬疫苗死亡,一前一后,或者不这样说,“接种狂犬疫苗之后一段时间死亡”。我在文章里写到这两个孩子,差距整整一年,都是三岁,都是狗咬了之后接种第四阵的时候人就没了,我也不好说什么,我觉得怎么这么离奇呢?我也不好说。

  我们不说山东疫苗的事儿了,山西疫苗的事我相对熟悉一点,我觉得有几点,通过山西当年疫苗致残致死,以及山西境内出现大量高温疫苗,以及疫苗管控中存在的各种问题,我当时最深的感受是中国的疫苗管控存在很多漏洞,这是我当时在山西调查时最深的体会,而管控中首当其冲的是我们的法律制度,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条例》对相关条款太宽、太泛、太模糊,导致像田建国这样的公司在全国各地可能会泛滥。

  因为这个,反过来对疫苗的控管就会存在一系列的问题,就会引发疫苗在流通领域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管控问题,所以我认为中国孩子的生命安全,中国的疫苗问题,生产这块和生产质量这块我不好评说,我不懂,也没做过任何研究,但我仅仅有限关注到了山西疫苗流通环节存在的问题,以及疫苗环节存在的问题,我认为至少在流通、供给整个环节要严苛管理,下大决心。

  仅仅有决心是不够的,最核心的是《疫苗条例》和疫苗流通供应制度要更加细致、更加严格,才能够保证更多中国孩子的生命安全。

  因此我觉得在中国的疫苗问题,无论是山东的疫苗还是山西的疫苗,首当其冲真正的英雄应该是山西疾控中心的陈涛安(音),好多人今天说王老师你做了很多贡献,我说我不过是一个报导者,仅仅是一个记者,履行了自己的职责,真正作出贡献的是山西疾控中心的陈涛安,他这些年持续地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建议案,我们2010年山西疫苗报道最大的诉求是希望把对《疫苗条例》修改的建议书,老陈当时写好,我改了N遍,准备要提交到全国两会,甚至提交到最高决策层,但此后由于种种原因,这样的行动就被停止了。

  如果当年国家层面能够重视这个问题,并听取我们当时关于《疫苗条例》修改的建议,并在人大立法体系对《疫苗条例》进行完善和修改,我想疫苗安全问题的部分漏洞将会被杜绝,那么山东的悲剧我想不会发生。

  主持人:修改意见主要有哪些方面?

  王克勤:修改意见是多方面的,关于修改意见,回头你们可以直接原文发表在网易,这是陈涛安的意见,我修改过N遍。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监管,不光山西和山东,现在它已经变成全国性的问题,包括刚才您提到的贴标签。

  王克勤:那都是流通管理存在的问题。

  主持人:药品方面应该有个电子监管码,如果我们有电子监管码,至少能在出事后追踪到它的流向,从而判断这个领域流入多少批次的疫苗、接种多少人,也能追查,但现在电子监管码也还是有空白。

  王克勤:这几年有一部分专家站出来讲中国的疫苗管控、疫苗管理和疫苗质量在全世界是最好的。这个话我是不敢认同的。

  如果中国的疫苗管控是全世界最好的,为什么还会出现“标签疫苗”?物证在此。我不说其它的。

  另外,这些年我接触了大量孩子接种疫苗之后出现非常情况,这些家长前仆後继的来北京找我,到卫生部去,如果中国的疫苗监管和安全是全世界最好的,就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现象。

  所以我认为很多专家、很多个别人说话还是要接地气的,到中国民间去,到最基层的医疗机构和接种单位去看一看中国的疫苗供应体系和接种体系到底怎么样,再去说话,我觉得可能会让人服气。

  主持人:让这个体系的每一个环节都做到最好。

  王克勤:对,因为“防治并举”,实际上疫苗的整个安全比一台手术的安全要重要,防御疾病比治疗疾病更加重要,这一点上,国民对整体问题的意识是不够的,所以在疫苗两个字上我的态度是坚定的、积极的,对国产疫苗和中国目前疫苗的管制环境和监管状态我是心存疑虑的。

  所以这一点非常重要,我想要表达的是监管一定要(严苛),国家卫计委一定要请陈涛安到北京来,我认为这是怀着赤子之心的人,我很佩服这个人,这是我要表达的第一个方面的意思。

  第二个方面,很多人在说,疫苗报道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关于对报道的态度,说个实在话,我想在这里普及一下关于新闻的常识,新闻业的天职(我是指新闻业,不是宣传业)是告知,新闻这个行当的存在就是为公众最大程度地实现公众知情权,让公众知道我们周围世界的变化,以便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作出预判和安排,哪里发生了灾难、哪里发生了瘟疫正在蔓延,我们及时准确地报道出来,以便于我们生活在另一个区域的人们可以做好应对,这是非常重要的。

  严格来讲,这就是普林策所讲到的媒体和记者的“瞭望者”角色,一是报道者,向公众报道实情;二是瞭望者,守护公众的安全。报告前面可能有暗礁或异常情况,你一直在前面探路、了解,我觉得这个很重要,不能因为报道出来马上会引发可能的麻烦而不让媒体发声,我认为这是更可怕的。

  我讲个很简单的概念,“鳄鱼来了”,我跟很多记者也讲到这个概念,我在河里发现了鳄鱼,作为记者第一时间真实报道河里发现了鳄鱼,请岸上的人注意,这时会引发什么问题,人们自由游泳等各种生活秩序被打乱,后来大家发现鳄鱼找不到了,就会责难最早报道“鳄鱼来了”的人。

  比如马上要发生泥石流,记者就及时报道,这里可能会发生泥石流,预警,把信息准确地告诉大家,可能在第一时间告诉大家时会影响很多人的生产生活,导致很多人不能去上班,导致很多人家里的很多事情被打乱,大家会心生抱怨,但等发生地震之后,当真正发生泥石流之后,我们再看最早喊出这里要发生泥石流的预警信息的价值在哪里,不能因为暂时我们发出了预警信息导致人们的恐慌而责难媒体,我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

  真相的价值在哪里?明明你身上有个大烂疮已经导致了深度癌症,但你永远用一件袍子护着,记者就是愣把袍子撕开了,让你当时很尴尬,但其实这是对你负责的,为你的生命健康安全负责,才会把你的袍子撕开,说你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必须去治病。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一定要最大限度地让更多新闻记者履行记者职责,最大限度地实现公众知情权,当公众了解的情形越多的时候,公众越加理性,一个人的判断力来源于掌握信息的多寡,当老百姓只有单源信息的时候老百姓肯定是非理性的,甚至是戾气很重的。

  主持人:所以我们要呈现更多信息。

  王克勤:更专业、更系统的信息。这是我想到的,“瞭望者”,“报道者”。

  第二个,关于新闻专业的问题,说实话,有些人讲的专业我有点读不懂,你不能让一个记者去把原子弹的原理在他报道的过程中学会了然后讲出来,记者只会讲原子弹专家怎么说,这是他的职责,他看到原子弹发射基地上大家在忙活什么,把他自己理解的东西客观呈现出来就足以,就像为什么疫苗问题上有很多人说“王克勤导致了疫苗恐慌”。

  我当时看了这个对我的垢病,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知道垢病我的人压根儿没读我的报道,如果今天我给你的文章找毛病,必须要研究清楚,至少了解你,然后再提建议,我觉得这是理性的人应该持有的基本态度,而不是非理性的,直接站上来,看到一个标题马上就发飙,我认为这叫“喷子”,不是理性的人,更不是一个学者的基本修养,是缺乏修养的。

  仔细阅读过我原文的人都知道:一,我对疫苗的态度是积极的;二,从我24000字的报道文字里没有任何涉及到哪个人因为接种疫苗致残和致死(的描述),当然其中有三个案例,那是法院判决书和疾控中心书面报告认定疫苗致死致残的,其它的不好下结论,为什么?第一,我们不是专业人士,不是研究疫苗的,不是临床专门做检测的人,也不是专业机构,第二,我们不具有发布疫苗信息的资质,我们只是大众媒介,负责任地将媒介和记者自己所看到、调查和核实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呈现出来。

  我一直在讲,厚道做人、厚道做新闻,见到一就是一,见到二就是二,见到三就是三,见到一绝不能写见到了三,我觉得这是负责任的态度。

  你想想我的报道怎么写的?好多人跟办案一样,我对你的关键信息采访完毕,为了求证,找多个人求证,求证完以后要做调查笔录,几几年几月几日对你采访,你当时怎么说的,我全部记录下来,记录完毕以后请看,看完以后请你签字,画押按手印,以上记录与我所说一致,让每个人负责任地面对公众、面对社会。我是这样子做报道的。

  在过去几十年,我笔下送进监狱的人很多,扳倒的人很多,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问题,因为文本上很难找出问题,大家说“你的文章里隐含着什么”,我觉得这是不同人的理解,你可能读我的报道还能读出侵略美国的妄想,这是你的解读嘛。说“王克勤的文章里可能有诋毁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意图”,这是你的理解,和我写的文章不一样。

  刚才我讲到专业主义里有一个专业的人,专业的灵魂是真实,真实的前提是精准,非常准确,扎实细致的证据链才能支撑你的好的报道。我一直在到处讲个概念,记者不能听风就是雨,所谓新闻工作是查证与核实的工作,每一个受访者都可能对你说谎,请记住,因此你要找更多的人去求证和核实,以逼近真相。但任何时候,你也不可能完全实现真相,是“不断逼近真相的过程”。

  主持人:这个行业大家也希望关注事件本身,到底流向了哪儿,能不能追溯到,是哪些孩子接种了疫苗,这些是主要关注点。

  王克勤:说到这里我就觉得应该对所有疫苗的走向精心查证,但这是谁的责任呢?这是国家卫计委包括药监系统的职责,这就让我想到了2010年当山西疫苗事件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时卫生部曾经派过八个专家进入山西境内查证,直到今天没有结果。

  既然调查,你就应该公之于众,有一个基本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出现重大公共事件,作为国家有关部委抽调专家组,第一,每个专家的身份和资质应该是公开透明的;第二,这些专家与事件的利害关系人有无瓜葛应该透明和公开;第三,专家组的整个调查过程应该是公开透明的;第四,专家组调查的所有数据、资料应该是公开透明的。最后给公众一个结论,才可能服众,这是一个公开透明的原则。

  山西去的八个专家,2010年4月份去的,至今我没有看到这个结论。所以对刚才你们提出的这个问题,流向问题以及未来的走向问题,我心里还是有很多的担心。

  主持人:这个事件后面可能会出现更多调查和进展,我们会持续保持关注。

  王克勤:我觉得比较靠谱的做法是什么?国家有关部委的人去做他们的(工作),把山东、山西疫苗的问题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放开,以开放的姿态,既然是负责任大国,放开,让所有媒体可以自由地去进行调查,多元的调查结果最后出来以后,才可能更加(接近)事件真相,这样才能够让国民信服。

  如果现在采取“收”的态势,我是有很多担心的,我担心今天山东的疫苗重蹈山西疫苗当年的覆辙。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王老师,给我们呈现了关于当时山西疫苗乱象调查背后的故事以及我们对山东疫苗事件的持续关注,在此也提醒各位焦急和担心的妈妈们,一类疫苗现在是没有问题,可以正常注射,二类疫苗如果非要注射,要看清楚最近的批次,注射以后多多观察,因为即使是正常疫苗,也有可能存在一定的反应,今天还要提醒大家,其实疫苗的发明是人类的福音,我们不能因为出现了问题而因噎废食,所以疫苗还是要打的,也就是王老师今天给大家的态度,疫苗还是要打的,我们对疫苗的态度还是积极的。

  来源:网易财经

  编辑:午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