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宁南山《作为一个中产阶级,我对国家有哪些不满意》(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6 11: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文章,很多上面的人都能看到,有的在内部刊物发表,有的被相关领导批示过,也有政府部门联系过我,还有智库针对我的文章发表过评论。
所以这一篇,我也希望能被看到。
这一篇讲下,作为一个看好国家前途的中产阶级,对目前的中国有哪些不满意,仅代表我个人看法,我自认为还算努力,一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甚至14个小时很正常,做事情到凌晨两三点是家常便饭。
但我说的这些不满意,都是凭借我个人努力无法改变的,必须寄希望于国家行动起来。
我自己觉得,中国存在的问题很多,但是按照分类的话,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直接影响民族前途命运,正在不断恶化,大家却都觉得不是问题,觉得不重要,没有意识到严重性的问题;
第二类是全国都知道很重要,都知道要努力解决,但是路却走错了的问题;
第三类是全国都知道重要,都在努力解决,而且总体在改善的问题。
1.我们先说第三类问题,也就是“有欠缺,国家重视,正在改善”的问题:
这个主要是经济和社会发展问题,这也是最不需要担心的问题。
我国目前在经济水平上,确实和发达国家还存在差距,
但是我国目前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国上下都在追求发展,
我之前写过很多文章,关于中国的产业升级,其实就可以看出来,虽然在很多方面有不足,有的还差距极大,中国在中高端产业方面一个个的拿下来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技术一突破,中国的规模优势简直是无解的存在,我自己观察过很多微观的例子,中国的技术公司,在萌芽突破期和产品认证期经历的时间最长,而一旦度过了这个漫长的成长期,技术和客户认可上获得突破,一般几年之内欧美日同类公司就会被迅速打垮,开始退出,转行,并购或者破产。
我极少看到,中国,日本,美国,欧洲公司在同一技术水平线上的时候,日本美国欧洲公司还能很好的活下去的,无一例外走向衰落。
像LED芯片产线上最昂贵最为核心的MOCVD设备,全球本来是德国爱思强和美国Veeco两强,但如果看爱思强的财报,2017年一季度来自LED行业的营收还占到44%,到2018年第一季度来自LED行业的营收就只占14%了。
这家公司本来主营业务是生产MOCVD设备,因为中国中微半导体的崛起,该公司不得不开辟新业务,在MOCVD设备领域淡出。
在举例高铁的例子,我国实现技术突破之后,目前的世界已经形成了中国和欧洲对决的局面。世界四大轨道交通公司,分别是中国中车,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和加拿大庞巴迪。
2016财年来自轨道交通的营收,中车超过170亿欧元,西门子78亿欧元,阿尔斯通76亿欧元,庞巴迪大约70亿欧元的样子。
当然还有日本,2016年日立轨道交通收入5000亿日元,大约38亿欧元,川崎2400亿日元,大约10亿欧元,合计48亿欧元,已经和四强拉开较大差距。日企基本在国内卖,总体退出世界竞争。
由于中车的体量更大,研发投入将会持续的高于西门子,阿尔斯通,庞巴迪,日立,川崎,从长期来看,技术竞争谁更占优势,可以说非常明了,无怪乎老二西门子和老三阿尔斯通一直在尝试合并。
我国在经济方面还有很多落后的领域,但是我完全不担心,因为趋势是进步很快,而且国家布局非常完整,处于全产业链推进的状态。
这次的疫苗事件,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但是总体而言,我认为也是属于第三类问题,
国产疫苗的监管,质量管控,企业能力都存在欠缺。
然而总体而言,国家对该领域非常重视,有专门的部门来负责改进,同时从我国儿童总体死亡率,11种儿童强制疫苗对应的12种主要疾病的发病率,死亡人数。全年龄段的人口寿命,健康预期寿命等几乎所有指标都是在进步的。
这次的疫苗事件,是在进步过程中暴露的问题,总体而言,生活在2018年的中国,很显然不管是成人还是儿童,面临的健康风险都在2012年的中国,2008年的中国要低。
同样属于第三类问题的,还有很多,比如基础设施,国民受教育水平,科技水平,治安管控,国民素质等等,差距是有,但是这些总体进步都很快,像治安问题,十几年前中国很多案件还是破不了的,现在随着技术进步,监控普及和财力增强,涉及人身安全的刑事案件都能很快侦破,人身安全类恶性案件24小时内破案已经逐渐成为标配。
2.更值得关注的是第二类问题,那就是政府和国民都知道很重要,也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但是目前看不到改善的希望,甚至趋势是在变差的问题。
一个是房价问题,为什么一线城市年入50万的高收入家庭都觉得痛苦?
一个家庭收入超过50万人民币,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高收入家庭,不管是在美国,日本还是在英国,德国,都可以秒杀当地平均水平。
2017年9月20日《参考消息》报道,美国人口普查局9月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59039美元,按照2016年6.64的平均汇率就是39.2万元人民币。
美国是人均GDP世界前十的高收入国家,德国,日本,英国等都还不如美国。
按理说,一个年入50万的家庭,都已经大大超过发达国家的中位数水平,在我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应该活得轻松才对。
我自己到国外很多公司拜访,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上班族们大多数下午五六点下班走人,每天大把时间可以消磨。我自己在欧洲见过,很多人下班就骑着自行车,沿着自行车道去游走十几公里,还有人踩着轮滑,去酒吧小酌一杯,或者到河边坐着聊天。
这些发达国家的普通白领,收入也是不如我国的年入50万的中产的,
为什么我国收入比他们高得多的家庭,却活得那么累?
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有个兄弟就来咨询我的意见,他在深圳有一套房,
卖了之后可以拿到300万现金,他希望换一个福田和南山学位还过得去的90平米住宅,住宅品质一般即可。
但是看来看去,一套不那么破的,学位还说的过去的学位房,至少也有800万人民币以上,,首付5成就需要400万,另外还要贷款400万人民币。
这个兄弟已经三十多岁了,他现在非常犹豫,卖房有300万,加上手里的100万总共400万元,这是他和老婆奋斗至今的所有积蓄,加起来刚好付首付。
另外还有几十万的税和中介费,准备去借。
犹豫的是什么呢?贷款400万,即使是30年,一个月也要还两万多,一年就是二十五六万贷款,家庭年入50万看着多,扣掉个税和社保,到手也就是四十万左右。
这四十万还掉房贷后,剩余十五六万负担一家三口+老人的生活,一年还能剩下多少钱?
买房的税和中介费加起来也有三四十万,他还没凑齐,还得去借。
更何况,他已经三十多岁,失业的焦虑随时萦绕在心头,因此担心换房会带来失业问题。
那能不能不换房呢?
“我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换房子,我孩子还有三四年就要上小学了,我不追求好的学位,能在深圳排在几十位就行了,但是我现在房子的学位实在太差了,一个学校几百个学生,一年就一两个能考上深圳八大高中”。
然而这种八百万的住宅,如果你真的去看了,会发现居住品质还不如内地三线城市的新楼盘,深圳那种学位靠前,居住品质也不错的楼盘,一千万现在也只是起步价。
如果说房价已经让人不堪重负,那么教育简直就是神补刀
一个是学前教育产业化,以前的教育是大学最贵,现在变成了幼儿园最贵了。
深圳现在的幼儿园费用,在蹭蹭的往上涨,一个学期一万元以下的就已经算便宜的了。
我小区门口新开的幼儿园,一个月收费5000多元人民币,还不包括伙食费和校服之类费用。
附近新建设的另外一个幼儿园,普惠型的,要便宜很多,深圳的普惠性幼儿园普遍几百元到一千多元一个月,但是排队的人也非常多,基本没有可能排上。
我们小区很多人的孩子排队肯定上不了普惠型幼儿园,
就给孩子到这家新开的幼儿园报了名,一年下来光是上个幼儿园五六万人民币。
谁不想上便宜的幼儿园?因为学前教育产业化的政策,国家从学前教育往后退,让给了市场,自然有老百姓来买单,我们这个小区的大批家长们,因为这个政策,只是为了一个孩子就多支付了一年两三万元的代价,这相当于一个普通深圳市民两三个月的工资。
而孩子接受的学前教育水平,并没有比公立学校高多少。当初制定这个政策的人,有没有想过对千千万万的家长们说一声对不起?
如果有两个小孩呢?如果遇到倒霉的情况,两个小孩排队都读不了公立或者普惠性幼儿园,
那么一年光是幼儿园就要花费10万元人民币。为什么放开了二胎,全国生育人数还是远远不及预期,从一个简单的幼儿园学费就可以看出来。
年入50万的高收入家庭,到手40万的二胎家庭,如果两个小孩都上公立幼儿园,学费+餐费+杂费一年就是4-5万人民币,如果两个小孩都只能上私立幼儿园,那么一年就是8-10万元人民币,上不封顶。
为什么二胎全面放开不理想,有想过现在养育孩子的成本为什么这么高吗?
熬过了幼儿园的高消费,还要迎来义务教育阶段减负,让家长们疲惫不堪
在深圳随便一个小区门口,你必然可以看到大量的课外培训机构的门面。
我对我的孩子从来没有很高的期待,我当初读书的时候,尤其是读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是班上仅有的几个没有报名补课的,因为我觉得我每天学习8-10个小时足够了,学习要注重效率,如果没学好那肯定是在课堂上没有用心听懂,高效率的学习没有必要补课。
只要学校能给我的孩子正常教学时间和质量,我根本没有必要也没有意愿送我的孩子去参加什么补习班,因为去补习班,是耗费我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的行为。我对孩子没有考上清华北大的期望,甚至也不期望能考211,985。
我只希望他能正常的完成本科教育,做一个普通人即可。我想周末带我的孩子到处去玩,和大自然亲近亲近,但是你不给他足够的学习时间,那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来弥补。
我周围的家长们,平均都给孩子报了三四个不同类型的培训班,补习班。
原因很简单,学校下午三点多就放学了,学生在校时间和接受的教学大幅缩短,根本无法满足家长们对孩子教育的需求,大大激励了学生家长转向课外补习机构。
原本是国家可以安排在学校进行的,一个老师对四十个孩子的高效率学习,
变成了四十个家长送四十个孩子去上补习班,极大的增加了时间成本。
整个社会运作效率大大降低,让家长们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
有一个在深圳某国企上班的兄弟,就告诉我,办公室的同事下午四五点必然要想办法溜出去一趟,去接孩子放学。你以为深圳公司个个是国企吗?
能够年入50万的家庭,有几个是能够上班时间溜出去接孩子的?
更为重要的是带来阶层固化的问题,减少最为平等的在学校接受统一教育的时间,
把更多的时间让孩子去比拼家长们能够提供的教育资源,那自然是越有钱的家长越有能力提供了。
有钱人的家庭,很多都是全职妈妈,有大把的时间孩子送去参加各种培训,我周围就有家长把孩子送去学习击剑,这毫无疑问是贵族运动。
而我在下午四点多路过深圳某工地附近的铁皮屋小卖部,进去一看是两个学生在看店,家长不在两人就在里面抽烟和卖东西,明显这是穷人家的孩子,这个时间他们要是能在学校集体学习文化知识,该多好!
作为一个家长,我很明确的说,现在养育孩子成本最高的部分就是教育,孩子吃的穿的之类,我都可以节省,毕竟现在怎么样孩子都不会吃的很差。
但是目前搞的减负,剥夺了我“不给孩子报课外班”的选择权,孩子在校学习时间太短,我被迫只能转向课外机构来弥补。
我们更应该做的是从源头上从提高教育质量,优化教学内容和结构,
而不是搞减负缩小学生在校时间,降低教育资源提供,增大了中产家长们管教孩子的时间成本和资金负担,还美其名曰“让家长承担起应该的教育责任”。
在深圳各个论坛,经常有这样的贴子“我们是双职工,父母不能过来帮忙带孩子,我们该怎么办”,这样的问题比比皆是。因此很多中产家庭,被迫让妈妈辞职来照顾孩子,造成家庭收入下降,而一旦作为经济顶梁柱爸爸不幸失业,这个家庭会受到严重打击。
所谓的减负,实事求是的说,恐怕只有学校和教育部门减负了,家长和学生却更累了。
今年我曾经写过《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的文章,在网上广为传播,然而怎样?有关部门依然我行我素,我想他们可能是这么认为的:
1:你作为家长说你负担更重了是在说谎,我搞减负明明是减轻了你的负担。
2:你作为家长说你负担更重了是你吃饱了没事干,你不送孩子去课外补习班,下午三点多放学让孩子自己玩不就行了嘛。
3:你作为家长说你负担更重了,这是应该的,教育孩子你本来就应该负起责任,所以我缩短在校时间,把责任从我身上转移到你身上是没问题的。
中国要摆脱“香港模式”和“牢笼游戏”
买房贵,入学难的根源是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生育率这么低,拼命压缩自己的需求,还是生活的那么困难?
2018年8月1日,深圳《南方都市报》的一则报道,印象中公立学校才会学位紧缺,而现在民办学校也是一样,今年龙华区报名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的学生,7600多人报名民办学校,竟然有3600多人未能报名成功,
原因是学位不足。 龙华区教育局建议未被录取的学生到其他区有空缺学位的民办学校就读;也可关注个别第二次报名还没有招满的民办学校,还可以进行报名。同时,该局建议家长尽可能陪同小孩回原籍就读。
对于学位不够的原因,教育局说了四点:
1:今年龙华区总体学位缺口较大,符合报名条件的人数较去年增加了40%
2:今年全市进行公民办学位统筹使用,对民办学校的办学规模、招生计划和班额进行了严格规定和控制;
3:根据教育部和省厅关于消除大班额的政策规定和督办要求,深圳全市严格控制学校班额,民办学校不能随意扩班招生;
4:录取原则是按照积分由高到低录取,未被录取主要是积分排名靠后。
然而这些原因都只是表象,房价贵,入学难不只是深圳,而是发生在中国的各个城市,
不只是像深圳这样人口涌入的城市入学难,我老家那样常驻人口减少的城市入学也很难,我看我老家亲戚的朋友圈,为了报名上小学,还有凌晨就去排队的,都是疯了吗?
即使是我们的生育率低到了全球最低水平,下一代人比上一代人的数量大大减少,我们依然感到各种资源紧张。
为什么房价贵和入学难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其原因就是我们的发展思路问题。
中国对城市的人口规模进行严格的计划和管控,人口的多少要按照计划来,
居住资源和教育资源成为了管控人口的手段,用长官意志来决定这个城市有多少人口,而不是靠市场和社会规律。计划生育绝不仅仅是体现在对中国公民生育权的控制,也体现在对城市人口发展的控制。
2010年发布的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2010-2020年),到2020年,城市常驻人口控制在1100万人,城市建设用地控制在890平方公里以内,而实际上深圳市人口2015年就突破了1100万,人口增加了,土地还是死死的限制住,于是人们只好在有限的土地空间内争夺资源。
国内各个大城市,思路都是一样的,所有的规划都是基于“我给你多少地,你给我控制在多少人”的思路,让人为土地资源服务,而不是土地资源为人服务。
在北京城市规划(2016-2035)里面,就规定了
“促进城乡建设用地减量提质和集约高效利用,到2020年城乡建设用地规模由现状2921平方公里减到2860平方公里左右,到2035年减到2760平方公里左右。”
与之对应的,既然我减少了给你的用地,那你的人口就要控制在2300万以内。
一旦设定了人口控制规模,那么配套的学校,公共设施,住宅都会按照这个设定的人口目标来进行建设,如果人口超过了计划10%,配套资源不够呢?那么资源的价格就会在互相竞争中抬高。
深圳的总面积1996.85平方公里,2020年城乡建设用地控制在890平方公里,我虽然认为用土地供应来控制人口不合理,但是至少对深圳也可以理解一半,因为深圳实在太小了,44.6%的土地开发规模也不算低了。
但是北京可是有1.64万平方公里土地,为什么却要把2300万人死死的限制在2020年城乡建设用地2860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积上?这仅仅占北京面积的17.4%,不仅用地面积不增加,而且还要减少。
注意城乡建设用地是包括各种用途的土地的,在有限的城乡建设用地里面,住宅用地只占其中一部分,而且比例更是低于正常值。
2017年4月7日发布的北京未来5年住宅用地供应计划,
2017-2021年五年供应住宅用地6000公顷、年均1200公顷,以保障150万套住房建设需求,其中自住型商品房将供地1020公顷、拟建25万套房。
这是什么意思呢,五年提供6000公顷=60平方公里土地,对应150万套房,平均每套房住2个人,300万人就住在北京面积0.367%的土地上。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能给这300万人的居住空间增大一倍,提供北京0.734%的土地来居住呢?
为什么要用土地供应把中国的年轻人彻底困住,让中国人在有限的空间互相争夺和竞争。
不管是北京,深圳,上海还是其他城市,我认为很多中产,其实是有钱的穷人。
一个北京人,上海人,深圳人跟你说,他有价值五百万的房产,然而你真的去这个“五百万豪宅”的小区参观下,大多情况下会发现毫无住进去的欲望,很多楼龄老旧,停车位紧张,没有小区或者小区狭小,没有绿化。
下图是我去看过的深圳福田某小区,楼间距密集,小区几乎没有,活动空间狭小,租住人员复杂,楼下停满了各种电瓶车,这种住房价格却超过8万元一平,原因是学位还可以啊。买个90平就是700多万,努力一辈子月入数万,就只能生活在这样的房子里。
这是附近的另外一个小区,如果还能称之为小区的话,建于1984年,居住品质比不上内地县城,单价8.4万元以上。你仔细看看,你有每个月还三四万月供住在这里的冲动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