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健:一百年以后,我想问大家,我们还有中国园林可看吗?(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13: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品园的八项,当然这八项是我个人的八项,你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标准来,不要把它作为一个教条。
这是我去年主编的一套书的两本,这套书叫《海外中国园林研究》。我们想看看海外的学者是怎么研究中国园林的,我们绝对不能小看他们,他们研究得非常好。
我在这里简单地给大家画了一个逻辑图。怎么看中国园林对外面的影响?上面这幅图是一个中国园林,下面是凡尔赛花园,它们俩相互影响衍生出了英式园林,然后英式园林又影响了其他各地,其中最厉害的是在法国,还遍及了北美,包括今天的纽约中央公园。
这也就是说在林林总总的这些景观中,你总能够在里面多多少少发现中国园林的基因。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十八世纪在英国伦敦的丘园,丘园里就有一个非常好的中国塔,现在还保持得非常好。
英国伦敦的丘园
下面这幅图是1742年的一个叫弗朗索瓦·鲍彻的人画的一个挂毯。
《打扮的苏丹》,弗朗索瓦·鲍彻,1742年绘制
我们仔细看看在这个挂毯中的中国园林的元素,这些元素包括佣人的发式、服装和亭子的样式。换句话说,英中式园林虽然产生在英国,但是不难发现,它实际上发扬光大是在法国。
我们看看下一张图,这是一个叫尚特卢的宝塔,这是一个中西合璧的塔,它的主人是舒瓦瑟尔公爵。
尚特卢的宝塔
尚特卢宝塔里的栏杆
大家可以看这个塔里头的栏杆,这些做法,完全可以在计成的《园冶》里找到它的图样。不仅如此,它中间还用汉语作为装饰,尽管他可能不太了解它们的意思。我们可以看到前面是一排塔司干柱式,后面就是我们的汉语,有“知恩”“睦”等等。
尚特卢宝塔以汉语作为装饰:刻有“知恩”“睦”等。
以上是十八世纪中国园林对欧洲的影响的介绍,另外一个中国园林对外面影响的高潮是在改革开放以后。这就是我们1980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所做的一个明轩,由陈从周和方闻先生共同策划,把一个苏州网师园中的院子搬到了纽约去。
明轩
这个院子上面是有顶的,这个院子接近完工时,同样的人马又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做了一个孙中山纪念园,现在简称叫逸园。
逸园
这些工人工匠都来自于苏州的香山帮。在80年代还在德国波鸿市做了一个潜园,以陶潜的名字命名。
大家可以看,当时潜园的石头都是开采于波鸿市郊区的山上,为这个事情市议会还专门开了一个会,来讨论允不允许开这个石头。这个石头非常类似于中国的黄石,这个是目前在美国,在海外一个最大的中国园林,叫流芳园,它仿照的是苏州的拙政园。
流芳园,位于美国,是目前海外最大的中国园林。
有很多学者认为中国园林很厉害,因此他们有这么一个提法,叫中国是世界园林之母,实际上这个提法是很有问题的。最先这一提法来自一位叫威尔逊的植物学家,他写了一本书,书名是《中国,园林之母》。
哈佛大学派他到中国来干什么?说得好听一点叫采集植物,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把中国的植物偷到国外去,他一个人偷了差不多五千种植物,主要采集于中国的四川、云南、贵州等地。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他说,在植物的丰富性和对西方园林的贡献这个意义上,他认为中国是世界园林之母,而不是说中国园林是世界园林之母,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我们千万不要盲目地自大。我认为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园林,都有它自己自身的特点。
我和我的团队这些年来主要是在做什么呢?就是做消失的园林的复原研究。我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复原研究,就是通过图像资料,通过文字资料,通过实物,通过基地的勘察,把一个已经消失了很多年的园林尝试着恢复起来。
园林复原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园林是我们人类所造的东西里最容易消逝的。跟桥梁、建筑、宝塔、长城相比,园林是最容易消逝的。在明代很多学者发现了这个问题,因此王世贞说“园以文存”。也就是说只有诉诸于文字,我们才有可能把这个园林保存下来。后来又发展了绘画,比如说界画,还有木刻和山水画,把园林画下来以后就可以保存下来。
第二,现存的古典园林,你们今天看到的我放的那些照片上的园林,基本上都是清代,甚至是解放以后慢慢地改造出来的。你很少能看到一个原汁原味的,比如说一个明代的,或者说一个宋代的园林,更不要说一个唐代的园林,这就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遗憾。
这十几年来我们做了很多园子的恢复,有梦溪园,有很著名的芥子园、勺园、随园,还有明代的寄畅园、安澜园、文园等等。我今天要重点介绍一两个园。
《芥子园画谱》
芥子园是很出名的,因为两件事情,一,芥子园是李渔造的。李渔是一个名人,而且这几年李渔被人们炒得特别火,好像他就是一个全才。李渔也自诩说,我能够立世的是两项技术,一个是造园,一个是戏曲。
另外一个很著名的原因就是,凡是学过画画的人都知道芥子园。学画画的人肯定临过《芥子园画谱》。正是在芥子园里印的这个画谱,来卖这个画谱,因此芥子园就变得很有名气。
还有一个特点,李渔开风气之先,在造芥子园的过程中竟然还做了一个李笠翁在钓鱼的雕塑,这个在中国古典园林里也是很少的。
这张图就是芥子园的旧址。
我们来看看芥子园现在的样子。这是南京的城墙城南部分,它在一个叫老虎头的地方,这里现在有大量的居民,包括有虎头烧饼店。
芥子园旧址
芥子园旧址现状
这个院子里就是号称的原来芥子园的门口。
本来政府有机会可能在这里面恢复,但是后来这个事情也不了了之。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也理解,这里面有涉及到方方面面利益的事情。
这就是我们当时做的一个芥子园的恢复,一个平面图,还有模型。
这是我们在李渔的故乡兰溪,当地的政府也造了一个芥子园,也有他的雕塑,也有建筑,但是他们没有做任何的考证,就是觉得方便就做了。
在李渔的故乡兰溪重建的芥子园
第二个是南京的另外一个很著名的园林,叫随园。随园出名也是因为它有一个著名的主人,叫袁枚。袁枚做了这么一个随园,每天宾客满门,社会上的各种人物都会过去。对于这个园林我们主要是要调查,我们调查了南京的古地图,一共可能有不下几百张。
这是随园图,还有各种不同版本的随园图。
随园平面复原图,童寯《江南园林志》
在30年代童寯先生曾经画过一个随园的平面图,但是我们发现这个平面图里有一个很明显的缺陷。随园本身是一个高差很大的园林,三米三米的高差是很多的,换句话说,随园的基地有点类似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山林地,这也就是为什么袁枚说我的随园不设围墙。
今天我们看看,他的随园是在这个地方,随园大厦,非常破旧的住宅区和商场。
第三个是我们前几年做的一个明代的寄畅园复原。明代寄畅园的复原得益于一本书,就是明代松江画派的一个中坚人物叫宋懋晋,他有一本《寄畅园画册》,长时间没有人发现,后来一个华侨把它了献给中国。这个画册中有50个景,这50个景就让我们能够非常好地来了解寄畅园。
这是现在的寄畅园的位置。
寄畅园有很多非常好的特征,我刚才也说过,其中最大的特征就是它的基地特别好,也就是它的相地特别好,它在两个山的中间,然后可以把两个山的景色都借到。
寄畅园原来是一个寺庙,在明代有一年失火了,后来人们在重新建庙的时候就在里面做了这么一个东西,堆了这么一个案墩。
这个很重要,有了这个案墩以后,这个地形就变成了这么一个折叠地形。这也就是说,在寄畅园和惠山中间还有一块巨大的看不到的开阔地,里面有很多居民,但是我们看不到,我们把这个地形称为“2.5D的地形”。
大家可以看,这个凹槽里的内容完全是看不见的,看上去好像这两个面是延续的。这个很重要,这是得天独厚。这里面很明确,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园林里的树梢,这个后面是惠山的树梢,但是你不仔细看,你会觉得这两个树梢是连续的,实际上这两个山尖相差好几百米。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地形的塑造的重要性。
从锦漪汇东岸看惠山
从惠山看惠山寺
第二个就是它的泉,自从陆羽命名了天下第二泉以后,这个泉所受到的命运就是,各种人,从皇帝到官僚到文人,全国各地的人,都用车拉船载到二泉来把水拉回去喝。
现今,二泉已枯,寄畅园的水取自映山湖
你们只要去看一看李日华的《味水轩日记》就会发现,他会告诉你今天拉了几十坛二泉水,从无锡拉到嘉兴。从宋代的皇帝开始,到了明清之交的时候,我们发现寄畅园里的二泉已经枯竭了,那怎么办呢?就由原来的曲涧变成了今天的八音涧。
这是张岱,绍兴人,在他写的《陶庵梦忆》里,他说在寄畅园对面有一个园林叫愚公谷,他去的时候愚公谷已经荒废了。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邹迪光用二泉的时候是多么地浪费,用它来做溪、做瀑、洗脚、做饭、洗澡,甚至用它来冲马桶。然后他最后一句话说,“故居园者福德与罪孽正等”。这么浪费,它肯定有用完的那一天。
这是我们做了恢复以后的明代的寄畅园的概况,它跟今天的寄畅园有非常多的区别。
寄畅园复原模型
寄畅园复原模型
寄畅园复原模型
比如说石头,在宋懋晋的画册里有一个景叫石丈。
这个石头今天还在,但是放的位置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根据我们的复原研究,它原来的位置是在大门口进去的围墙边上,是在北边,现在的石头已经放在了东边。
石丈复原模型
比如说这个景点叫清响。
清响
在明代的时候,这个湖里有一条船,叫采芳舟,这个舟实际上是划不出去的,但是它是一个移动的空间,可以在上面吃饭、喝酒、聊天,今天这个舟不存在了。
采芳舟
这是采芳舟的复原模型。
采芳舟的复原模型
原来在明代的园林中,最中心的那个建筑叫知鱼槛,是在湖的中间。
知鱼槛
现在这个知鱼槛已经放到了湖的东边这一侧,所以原来是一个S形的廊。
知鱼槛复原模型
现在芙蓉堤的建筑也是有很大的变化,芙蓉堤的复原,现在就是重点。
芙蓉堤
芙蓉堤复原模型
在明代的时候,我们可以看这张图,因为那个时候二泉特别充沛,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人都是走在地面上,这个曲涧、河上面架了桥,地上还放着很多大石头,像这样的我们称之为孤置的太湖石,而今天所有的人都是走在沟里。
曲涧
今天的这个涧叫八音涧,张鉽,作为一个非常优秀的设计师,他改造成曲涧的一个很大的制约条件是什么呢?就是二泉的水已经没了,水没有了以后,要把一个干枯的沟变成现在的峡谷,而且很多专家都认为这是我们江南园林中一个很大的创意。
这是曲涧复原的模型。
曲涧复原的模型
大家可以看到,在明代的时候二泉的水充沛到了什么程度,它甚至在头面还做了一个很大的瀑布,为了观看这个瀑布还做了一个亭子,叫涵碧亭,现在这个涵碧亭已经退到了园林的一隅。
涵碧亭
涵碧亭复原模型
通过复原我们得出了哪些结论呢?第一,张南垣的侄子张鉽主持修改的寄畅园,整体上来说要比明代的寄畅园好,至于为什么好我们今天不展开,因为内容特别多。这充分说明,并不意味着明代的东西都比清代好,明代的东西也是参差不齐的。
第二,八音涧作为寄畅园的一个创新的设计,它的一个重要的来源,或者说理由,是因为二泉的枯竭。我们查到的那些水文资料也可以佐证。
第三,寄畅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这个园林到今天为止,近500年没有更换过主人,都是属于秦家,就是我们所说的惠山秦氏,秦少游的后代,这跟刚才所看到的拙政园完全是两回事情,它一天到晚都在换人。
最后一个案例是在我的老家,是江苏南通的文园。这也是我用心最多,且目前有可能劝说当地政府把它恢复出来的这么一个园林。文园有几个非常好的特点,第一,文园是由清代著名的造园家戈裕良设计的。此园曾经跟如皋的水绘园齐名,“扬州八怪”那些著名的人物都多次来过文园。
丰利古镇,它原来是一个运盐的繁华的古镇。这是我们看到的今天的文园的旧址,这个是我们做的文园的模型。
丰利文园博物馆沙盘
丰利文园博物馆沙盘
丰利文园博物馆沙盘
丰利文园博物馆沙盘
从模型里头我们可以看到,原来整个丰利古镇是非常漂亮的,而且是风格极其统一的这么一个很繁华的镇。在镇中间有庙,有园林,有祠堂,还有其他不同的建筑。
这是现在的遗址,曾经被用做丰利小学,现在变成了一个幼儿园,荒废在这里。正是因为这块地还荒废在这里面,因此有可能政府会同意投资把它复建起来。但是我们也建议在做文园复原的时候,也同时把它的历史街区复原起来。
文园旧址现状
文园复原模型
对着这张图我们想说的是,我们做这些复原研究,它并不是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它也可能就是个假说,有可能后来不同的学者会来批驳我们,说你这个模型是错的。但是必须有人去做这个事情,否则它就永远丧失掉了,不知道它在哪里。这就是我们现在做这个事情的非常迫切的动机。
最后我们谈一谈怎么去保护现在的园林。这是我们拍到的苏州拙政园的一个平常日子的游客情况。
现存的园林我觉得有四个问题要注意,一个是我们的园林单位还在或多或少地在修改古典园林,按照《佛罗伦萨宪章》和国内的遗产条例,这是不容许的,但是我们还在修改,包括杭州的郭庄,包括苏州的园林。比方说他们办一个什么节,他们就会把桥拆掉,把驳坎改掉,这个是绝对不容许的。
第二,我们现在习惯于在园林里做很多指示牌。中国园林本身的特点就是一个迷宫,指示牌什么意思呢?指示牌就相当于剧透。我站在这儿,你就直接告诉了我前面是什么后面是什么。
中国园林的核心它就是一个迷宫,你根本不知道下一个点是在哪里,而且可能你要走错了要再走回来。现在弄了那么多指示牌,这里是厕所,这里是北入口,这里是售票处。我觉得这完全是两回事,这就是叫剧透,剧透式的指示牌。
第三点,你们去过以后你们去听听看我们的导游是怎么解说的。他们根本不了解或不尊重园林的历史,胡编乱造这个皇帝看到这个美女,这个鲤鱼跳龙门,这个升官发财,就是这些东西,那么园林在哪里呢?
第四,我们的游客人数从来没有有效的限制,去过日本园林的朋友们都知道,参观日本的园林是要提前很长时间预约的,它必须控制每天的人数,这个我们要好好地去借鉴。
如果说这些东西我们都不注意的话,长期以往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在一百年以后,我想问大家,我们还有中国园林可看吗?非常危险。
谢谢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