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7 15: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

  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自己的水捏在外国人手中

  很多拉美人当时万万没想到,跨国水务公司在刚刚进入市场时往往表面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等占据垄断地位之后就开始“收割”。

  表面上看,西方水务公司在水资源领域扩大投资,兴修水利,但是仔细看,西方人逐渐垄断了很多拉美地区的水资源市场。小到瓶装水,大到工业用水,都有三大水务公司的影子。那就是法国苏伊士(Suez),法国威立雅(Veolia)和英国泰晤士(RWE),人们的日常生活生产已经无法绕开这几大公司而存在。

  著名的威立雅环保集团

  水务、废物处理、运输、能源等其实都有涉猎

  (图片来自wikipedia)▼

  另外,饮料巨头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达能和雀巢等跨国企业也参与了控制拉丁美洲的瓶装水市场。这些公司及其子公司以极低的成本获得生水,还能凭借自己的金字招牌获得地方的补助,然后以成本一千多倍的价格卖出净水。

  来,一人一瓶,可以报销

  (美国防部长会见洪都拉斯国防部长)

  (图片来自https://archive.defense.gov/)▼

  为了保持自己的垄断地位,这些西方跨国水务公司还利用世界银行大肆鼓吹水资源私有化。1992年,世界银行关于水资源管理的政策报告明确将水看做是经济产品。跨国水务企业们也在世界水务论坛上推动一项“共识”:吃水不是人权,而是人的需要,人的需要属于市场范畴,应该由私营企业来满足。

  如果你受灾的时候也要高价买水

  就不是人权问题而是人道问题了(政府肯定要管管了)

  (美国政府援助卡特里娜飓风受灾区,图片来自wikipedia@U.S. Navy,)▼

  为了增加与政府的亲密度以长期保持垄断地位,这些大公司还利用了90年代的拉美经济危机,允诺可以帮助这些国家拿到更多国际贷款和债务减免。很多跨国企业甚至以自己在国际金融界的影响力,要挟许多拉美国家政府放开本国水资源市场,否则切断他们的国际贷款。

  在这样的威逼利诱下,很多拉美国家就此屈服,让出更多水权,甚至最终连监管权都放弃了,任由跨国水务企业使用水资源,还无需缴纳任何水费,初始产权也是免费的。这为跨国水务企业日后种种作为埋下隐患。

  后来加拿大社会活动家兼《蓝色金脉:世界水战争》作者Maude Barlow就曾经尖锐地评价拉美地区水资源私有化问题:“我了解拉丁美洲国家在为公共供水系统提供资金方面遇到了困难。但是他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允许这些公司进入他们的社区,允许这些私营企业仅仅为了赚钱来管理这些水资源。这将导致更多的贫困,更多的污染。这些私营水务公司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就可以获得所有利益。真正承担水资源私有化一系列风险和后果的是当地民众。”

  可以去找找看

  (图片来自www.douban.com)▼

  资本总是趋利和扩张,在一开始的高效、透明的水资源开发之后,资本终究要在公共领域露出自己撕咬平民的锋利爪牙。而不断放权的拉美政府,这时候已经再也无法对他们进行任何监管了。

  抢回自己的“水”

  21世纪初,柏克德公司控制玻利维亚的科恰班巴市的供水之后,将水价提高了200%,老百姓连自来水都喝不上,地方政府也被大公司威胁,无法出手干预,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其实于此同时在拉美发生的水资源争端早已屡见不鲜。

  在墨西哥阿瓜斯卡连特斯州,供水系统被承包给法国跨国集团Vivendi的一个子公司,结果水费飙升至全墨西哥最高。

  法国苏伊士集团拿到波多黎各40亿美元为期10年的垄断性供水合约之后,水质并没有明显改善。

  这些追求财务回报阶段的私人公司,比反应迟钝的政府和国企更加贪婪。

  而这些公司控制水源供给的负外部性在这个阶段也开始体现。

  很多跨国水务企业在拿到合约的初期确实投入大量的资金修筑大量供水管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跨国水务企业“偷工减量”,为了节约成本获取高额利润,他们放任大量未经处理的污水渗入地下含水层,造成永久性污染。

  在墨西哥的普埃布拉(Puebla),地下水开发超过100%,污染加重,地下水位线下降,城市都有下沉的趋势。

  面对频发的水费高涨和破坏水资源的问题,私人水务公司高管表示,他们收取的价格很高,因为水务是一项成本高昂、风险很大的业务,他们的公司必须盈利才能保持竞争力。高管们还宣称,有了更好的竞争力和本钱,才能维护和拓展现有的供水网络。

  但是这些高昂的水费最终并没有流向供水网络,而是被用于投资于私人水务公司的海外扩张计划以及丰厚的股息和高管薪酬。垄断拉美地区水务的6家跨国公司的子公司们相互勾结,用从拉美等地区坑来的钱,瓜分全球市场。

  很多跨国水务公司接管地区水权,拿到高额水费之后,出于经济成本考虑,反而停止了很多地区的水利设施兴建,导致很多边远地区出现用水困难。但是面对种种非议,跨国公司的公关方式简单粗暴,那就是通过行贿地方官员的手段,继续维持垄断地位。

  美国财团控制玻利维亚第三大城市科恰班巴供水服务和废水处理“一条龙”,然后坐地起价,严重影响了本就收入不高的当地人的生计。

  这引爆了民众的愤怒,抗议外国财团垄断本地水务的活动此起彼伏。抗议者提出赶走国际财团和水务回归的口号,最后演变成全国范围内抗议。最终玻利维亚当局同意收回供水服务。

  有成功案例在前,墨西哥、秘鲁、巴西、阿根廷等国家都出现了民间水资源组织给政府施压。

  但真正让这股水资源私有化和“新自由主义”之风烟消云散的则是拉美政坛变动。

  20世纪末,在此起彼伏的夺回掌握在外国投资者手中的核心资源的呼声当中,拉美国家新左派陆续上台。这股势力明确提出反对新自由主义,减少社会不公,特别是结束跨国企业对水权的垄断,拿回水权。

  比如1999年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之后,委内瑞拉开始采取强硬手段将水资源和石油等资源国有化,收回了水权。其他拉美国家没有那么强硬,但也选择了通过收购外国私人水务公司,曲线实行国有化。

  2004年,乌拉圭通过法律禁止水资源私有化。2008年,厄瓜多尔明确立法规定饮用水公平分配的原则。拉美国家陆陆续续结束水资源私有化运动。苏伊士运河集团的巴西和阿根廷子公司也被当地收购了。

  拉美荒唐的水资源自由化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但延续多年的水资源私有化仍然对这些亡羊补牢的国家造成了伤害。

  强制国有化的国家与西方关系彻底破裂,温和收购的国家则付出了高昂的收购价格,一来一回被大公司赚了两笔钱,买单的还是贫穷的老百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