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饭都吃不饱,为什么要攀登珠峰?” (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4 15: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庆档乌鸦最期待的电影《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国》即将上映了,电影票已经早早买好。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部电影都有知名演员吴京参与其中,引发了热议。


众所周知,在中国有那么一群人,只要听到吴京两个字,就会浑身不适;如果看到五星红旗,那更是恼羞成怒;如果看到吴京再加上五星红旗,他们大概率会气得如丧考妣,以头抢地。

在《我和我的祖国》中,吴京的的戏份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在《攀登者》中,吴京是妥妥的男一号,演技爆棚,还出现了举起国旗登顶珠峰的情节,“含京量”高得吓人。

所以,有网友温馨提示,到时候可能要提前准备好美国登山队和印度登山队在珠峰高举国旗的照片,才能控制住某些PTSD患者们日益加重的病情。


这个网友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

《攀登者》还没有上映,豆瓣就已经出现了不少无脑差评,微博等平台也在热烈的讨论,除了攻击吴京,不少人还把矛头指向了电影背后——登顶珠峰这件事本身。



在这部电影中,有这样一个桥段:登顶之前有人质疑,很多中国人饭都吃不饱,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代价登珠峰?

吴京饰演的登山队员方五洲反问道:“几亿人只想着吃饭这点问题,那我们这个民族又有什么希望呢?


结果吴京这句话戳中了不少键盘侠的G点,网上出现了不少登顶珠峰“根本没有意义”的言论:


其实,当初中国的登山英雄们,之所以要豁出生命去登顶珠峰,从来不是为了“虚荣”和“面子”。

登顶珠峰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关乎领土主权的尊严之战!


1
争雄珠峰

珠穆朗玛峰被称为“连飞鸟也无法逾越的山峰”,它不光海拔高,极寒缺氧,地形也险峻:

有高达数十米的看着就腿软的冰陡崖、充满陷阱步步杀机的明暗冰裂隙,还有险象环生的冰崩雪崩区。

即使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想要登顶珠峰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过去,那就更难了,在千百年间,无数勇士曾慕名而来,想要征服这座山,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他们中有很多人,最终只是在珠峰上留下了自己冰封的遗体。


1923年,英国有一个著名的探险家乔治·马洛里,在被《纽约时报》采访时,问他为什么要攀登珠穆朗玛峰,他回答说:“因为山就在那里。”

留下这句传世名言的马洛里,于1924年在攀登珠峰时,不幸失联,再也没能回来.......

英国登山队曾经在北坡(也就是珠峰靠中国一侧)发起过好几次冲锋,最终都铩羽而归,死伤惨重。

后来英国人得出结论:“从靠近中国一侧根本不可能登上珠峰!”。


英国人换了一条路线,从珠峰南坡,也就是靠近尼泊尔这一侧攀登,难度系数从地狱模式下降为困难模式。

1953年,一位尼泊尔籍的英国向导和另一位新西兰探险家组队登顶,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支成功从珠峰南坡登顶的队伍


这个尼泊尔籍英国人的成功登顶,被尼泊尔拿来进行政治炒作

尼泊尔当时是印度的附庸国,在印度撑腰下,尼泊尔开始在与中国的边境问题上做文章。

1960年,周恩来总理乘专机抵达尼泊尔,开启了一场关乎珠峰领土主权的谈判。


在召开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有美国记者手里拿着两份地图,向周总理不怀好意地提问:

我注意到中国和尼泊尔两国各自出版的地图中,关于珠穆朗玛峰这一段的画法很不一致,这次会谈中两国是否决定了珠峰的归属?尼泊尔是否同意将珠穆朗玛峰平分?

这个问法暗藏陷阱,因为他只给了“是”和“否”两个选择,如果顺着他的问法回答,无论怎么回答,大概率会被记者拿回去曲解,引起政治纠纷。

但是周总理外交经验丰富,他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本身,而是顺势打了个太极:“这座山峰把中国和尼泊尔两国紧紧地联结在一起,不是你们所说的把我们两国分开!

在珠穆朗玛峰的主权问题上,中国和尼泊尔分歧很大。当时中国提议以山为界,将边境线划在珠峰顶峰。

但尼泊尔和它背后的印度想独吞珠峰,他们嘲讽道:“你们中国人都没登上过珠峰顶端,凭什么说珠峰是你们的?



没有登顶过珠峰,成了我们在谈判中的一个软肋。

其实,中国很早就有了攀登珠峰的想法,但因为条件太差,既没有登山人才,也没有登山设备,迟迟没有实施而已。

早在1955年,中国就专门派人去苏联学习登山技术。

苏联专家在北京八大处组建了新中国第一个登山培训班,从各行各业选拔体能好的苗子进行集训。


这第一批训练营成员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专业的登山队员,他们是伐木工人、煤炭工人、医生、教师等等。

他们全是新手,一切都要从零学起。





没有经验还是其次,中国的登山装备也特别差,初创的中国登山队连一双像样的登山靴都没有,只能自己手工DIY,把翻毛皮鞋打上几个钉,做成土味登山靴。

结果,去陕西太白山训练一次,“DIY登山靴”的防滑钉就全掉完了,根本不顶用。

然而,即便条件如此艰苦,中国登山队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一路攻克了不少海拔7000多米的世界高峰,成长速度非常快。

为了珠峰这个项目,中国还专门在西藏修了一条300公里的公路,向珠峰大本营输送物资。

原本我们的计划,是中苏两国一起登珠峰,苏联负责提供登山设备和教练,中国负责后勤保障登顶珠峰,这也是最有把握的计划。


可是,就在准备的关键时刻,苏联登山队不来了!

1958年开始,中苏关系急剧恶化,苏联撤走了登山教练

原本按照协议要送给我们的山设备,运到兰州就折返运回苏联。


同时,赫鲁晓夫反过来向印度总理尼赫鲁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尤其是高原作战的装备。

中印边境的火药味,开始愈发浓烈。

对于我们的登山队员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贺龙咽不下这口气,他站出来给登山队员们鼓劲说:“他们不干,我们自己干!登山设备生产不了先到国外去买,任何人也休想卡我们的脖子!中国人就是要争这口气!

1959年,国内的自然灾害和苏联撤走援助,对经济都是沉重的打击。财政部竭尽所能,也只是给登山队挤出了70万美元的外汇购买登山装备。

中国登山队队长史占春带着翻译去瑞士采购设备时,恰好看到了2位身穿制服的亚裔。

店员告诉他们说:“那2人是印度陆军登山队的采购人员,印度准备在1960年从南坡攀登珠峰!


史占春得知这一消息后马上回报,不久后,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印度这个时候抢着登山,肯定要在珠穆朗玛峰的主权问题上做文章。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们的登山队已经有千难万难了,印度还在步步紧逼。

对于登山队员而言,装备之外,紧迫的时间让他们肩上的压力更大了,因为所有的准备工作必须在1年之内做完,抢在印度前面登顶!

谁先登顶,谁在边境线谈判中就占据更多主动权!
2
至暗时刻

很快,准备工作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因为登顶珠峰是在挑战人类的极限,就算我们再急,也必须做好万全准备,莽壮只会让人白白牺牲。

最先需要考虑的,就是珠峰的天气。

珠峰本来就千难万难,如果登顶的时候赶上大风、雨雪,就会让情况更加恶劣。

所以,几十名主力登山运动员在日夜训练的背后,还有上百名气象学家也在一刻不停地监测、分析着珠峰的天气。

气象学家们待在含氧量只有平原一半的地方,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准时采集各种数据,再由绘图员作图,预报员预报、记录。





其次,是上山下山过程中的后勤。

根据实验,以当时的条件,到了海拔6400米高左右,烧开一锅水就至少需要2小时。

上山下山途中队员的物资必须提前准备好,运到搭好的营地。

而且,登山的起点大本营是5千多米,珠峰有8千多米,中间必须设置好几个补给点,确保登顶过程万无一失。





1960年3月,在正式突击顶峰之前,队员们决定分别在海拔6400米7600米8300米的地方,建立3个营地,把物资运上去,同时进行适应性行军。


第一次适应性行军难度并不大,队员们很顺利地在6400米处的营地搭好了医务站和临时营地。

4月6号,第二次适应性行军,登山队要挑战珠峰第一道险关——有着“鬼门关”之称的北坳

副队长许竞提前带着几名身体素质最好的队员组成“先遣队”,给大部队探路。

先遣队刚到北坳附近,就发现了之前英国人冲击北坳失败留下的遗体。这里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恐惧与死亡。





看到了英国人的遗体,不少队员握着冰镐的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北坳难在坡度太大,平均都有五六十度,最大达到70度近乎垂直的冰崖也比比皆是,很容易爬到一半就跌下来。





为防止跌下冰坡,他们用尼龙绳将队员串在一起,一个紧跟一个,小心翼翼向上攀登。

北坳还有很多陡峭的冰缝隙,队员们称之为“冰胡同”,在周围一片白皑皑的雪的覆盖下,一不小心就可能一脚踏空,在探路的时候,队员们经常不小心摔下去。





尽管几次差点出现险情,但先遣队还是凭借过硬的登山技巧和身体素质跨过了北坳,并给大部队刨好了台阶、拉上绳索、挂上金属梯。

紧接着是第三次适应性行军。

4月25日,就在他们行军的路上,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变色,刮起了暴风雪!

之前的英国人,就是在莫测的恶劣天气中不幸遇难的,暴风雪来时队员们正在训练,他们赶紧匍匐在地,才没有被风吹走。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不一会儿,队员们就相继在暴风雪中冻伤,与大本营的报话机也因为气温太低发生故障,他们失去了求援的机会。

再这么硬抗下去,几十名队员就要全体牺牲在这了。幸好,天无绝人之路,队伍中有一位叫刘连满的队员发现,有一条狭小的“冰胡同”可以钻人

大家赶紧钻进去躲了几个小时,才熬过了风暴最猛烈的时段。





暴风雪过后,队员们修整了一天,终于冲到海拔7600米处,建立了一个营地。

在确认天气良好的情况下,队伍中体能最好的4个人组成了先遣队,凭借惊人的毅力爬到8500米处,在那里建立了最后的突击营地。

三次任务完成了,回到大本营一合计,这三次行军算是超额完成了目标,但付出的代价也很惨痛:

在行军过程中,兰州大学的水文研究员汪矶发生严重缺氧反应,最终抢救无效牺牲在了6400米营地;北京大学气象专业的邵子庆牺牲在了7300米的高度


行军中碰上的那一波暴风雪,更是造成全队50多人冻伤,37人住院。

就连队长史占春,也因在前方开路拖垮了身体,被抬下了珠峰,送到最近的日喀则医院救治。

这些冻伤的人,大部分是登顶珠峰的主力队员和骨干运输队员。

正式登顶还没开始,队伍就已经遭受重创,成功登顶的可能性又小了一分。


雪上加霜的是,珠峰的天气也开始恶化,珠峰的山峦间升起了浓雾,根据气象学家的判断,连绵的雨季即将来临,一旦雨季开始,登顶就成为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时候只能等到9月份,或者来年再战了。

对手在虎视眈眈,几个月的时间拖延下去,不知道会不会被对手捷足先登。

费尽千辛万苦组建的中国登山队,已经到了至暗时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