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支抽成100元”,大批肿瘤药回扣曝光,科主任判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0 10: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扣比例超过7月轰动业界的“公开信”
  作者:小米
  来源:健识局
  全文2503字,阅读需8分
  2020年国家医保价格谈判刚刚结束,业界还在仔细回味大量创新药物、抗肿瘤药被砍价的“悲惨遭遇”,但现实很快就打脸。
  “裁判文书网”12月14日披露,河南省内乡县人民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李君旺收受多家制药企业贿赂共计505600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在近几年严打医疗领域腐败的大背景下,大批医院高管、科室主任等被查,这早已不新鲜。此次内乡人民医院涉案的“李主任”职位不高,受贿金额不多,所受处罚也不重,原本并不引人注目。但这份判决书的诸多亮点,却令人咋舌。
  李君旺的受贿行为发生在2016年1月到2020年6月期间,这正是国家集中开展“医保价格谈判”、“全国带量采购”等一系列医保政策的重点阶段。在此期间,“李主任”不仅大肆敛财,而且还对每种抗肿瘤药物“明码标价”,让人得以一窥行业回扣内幕。
  判决书所涉及给予回扣的药物,几乎包括了医院肿瘤科常用的化疗药物、营养药物,甚至还包括了中药注射液、抗生素的临床品种。每个品种,“李主任”均收取固定金额的回扣,一支药都不放过,可谓雁过拔毛。
  健识局记者发现,涉案的很多抗肿瘤药物已经被一些省市列入地方集采范围。而第四批国家集采也将在2021年初开展,已有大批注射剂被纳入范围,化疗药物进入集采只是时间问题。
  从“李主任”的受贿案例中不难发现,这些品种的降价空间十分巨大。
  回扣比例高达20%
  恒瑞、扬子江涉嫌卷入
  健识局梳理发现,李君旺收受回扣的种类包罗万象,从抗生素到营养液无一不包,肿瘤药物则涉及结肠癌、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等多个疑难杂症,总共涉及品种20多个。
  抗肿瘤药是李君旺收受回扣的重点对象。公开的卷宗显示,至少有7款肿瘤药涉案,回扣比例大约在20%左右。
  以“注射用奥沙利铂”为例,该产品主要用于经过氟尿嘧啶治疗失败后的结、直肠癌转移的患者,恒瑞医药、齐鲁制药、奥赛康、湖北一半天制药等公司均有所生产。根据李君旺与医药代表商定的结果,内乡人民医院每开出一支“注射用奥沙利铂(0.1g)”,“李主任”可抽成100元。
  奥沙利铂在多个省份的医保价格在580元左右,按此计算,李君旺所收的回扣占该药零售价格的17%左右。
  “卡培他滨片”给李君旺的抽成比例会更高。根据判决书显示,李君旺每开一盒0.5g的“卡培他滨片”即可获得25元—45元的抽成。
  卡培他滨片生产企业众多,产品定价参差不齐,市场零售价从38元—89.52元不等。从上述抽成金额进行大致计算,“卡培他滨片”在李君旺手里过一道,要被抽走约50%的回扣。
  除了这两款抗肿瘤药物以外,李君旺受贿案中给回扣的品种还包括多西他赛注射液、紫杉醇注射液等临床常用抗肿瘤药。
  从国家药监局的数据不难发现,上述药品的生产企业均是国内龙头企业,包括扬子江药业、辰欣药业、双鹭药业、齐鲁制药、恒瑞医药等。
  除了这些化疗药物之外,李君旺在大量肿瘤治疗辅助用药上也毫不手软。卷宗显示,盐酸托烷司琼注射液、注射用亚叶酸钙也被重点提及。
  “注射用亚叶酸钙”原用于口炎性腹泻、营养不良、妊娠期或婴儿期引起的巨幼细胞性贫血,近年来随着中国癌症患者不断扩容,该药被多用在结肠、直肠癌的辅助治疗上。每支“注射用亚叶酸钙”,企业给李君旺的回扣是2元,而该药的市场价格只有不到14元。
  整体来看,多款抗肿瘤药物、辅助治疗药物的回扣比例在20%左右。
  今年7-9月期间,多地三甲医院出现“实名举报信”,曝光部分麻醉药品和肿瘤药品的回扣问题,曾一度引发舆论关注。这些“举报信”披露的抗肿瘤药回扣比例在12%左右。
  由此看来,“李主任”拿到的回扣已经超过“行业平均水平”。判决书呈现的内容,也从侧面证明此前的“举报信”内容非虚。
  注射剂成贿赂重灾区
  即将启动全国集采
  三年来,国家医保局对于抗肿瘤药的砍价已经算是不遗余力。但从判决书里能明显看出,抗肿瘤药还有很大的降价空间。
  2018年10月,国家医保局首次针对抗肿瘤药进行医保谈判,最终17种抗癌药谈判成功纳入目录,谈判品种平均降幅达到了56.7%。
  此后,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在2019年2月国新办发布会上公开表态:“针对价格昂贵的抗肿瘤药,将通过以换量的方式进行砍价。”这等于提前向外界释放了集采的信号。
  “4+7”以及其后三轮国家集采,抗肿瘤药物都是重点。但这多轮集采多以口服制剂为主,较少涉及临床常用的化疗注射剂。各家抗肿瘤药物企业抓住“集采扩容”前的最后当口,大肆通过商业贿赂扩大产品销量,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李君旺案例中,除了抗肿瘤药物以及辅助治疗用药之外,还有几款药物被判决书“实锤点名”,包括华润三九的“参麦注射液”。
  参麦注射液是一款中药注射液,是当下各地医院被限制使用的品种。李君旺每支参麦注射液抽成1.2元。3年间,李君旺从参麦注射液和另一款低价药物“头孢他啶”上,竟也收了20530元回扣。
  这已经不是华润三九近年来第一次卷入医疗腐败丑闻。
  2013年到2016年,重庆市中医院药剂科原副主任赵瑞亭就因为收受华润三九业务员的过节费、好处费11万元,被追究刑责;2015年初,湖北宜昌市中医院原院长刘雄也因收受华润三九区域经理给予的30万元贿赂,而被处罚。
  从李君旺的案例中不难发现,“回扣高发区”多集中在抗肿瘤等高价药,以及中药注射液、抗生素等临床常用药上,这些品种正是带量采购希望攻克的堡垒。
  在药品集采以及医保国谈判如火如荼进行之际,医疗系统内出现这类腐败案件,只能证明很多药品还有降价空间。
  第四轮国家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箭在弦上,此前健识局曾报道44个品种已经启动地方医院报量,即将正式纳入集采范畴。李君旺案中涉及的“泮托拉唑注射剂”、“中长链脂肪酸乳注射液”等品种已经列入。
  可以预见,随着集采等医保强势措施的推进,企业“重磅药物”的回扣空间必然将被进一步压缩,留给“李主任”们拿回扣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深圳市华瑞包装制品有限公司是专业的深圳包装盒厂家是集设计、印刷、制作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实业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