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建议美国学学印度,因为印度支配了中国两千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家好!我是傅正,我们今天继续谈胡适的大师之路。
上一讲我们谈到尽管胡适私底下非常不满研究系的中国文化主张,但他还是要抱研究系的大腿,这在罗素访华的事情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胡适私底下号召陈独秀、赵元任等人抵制罗素,但自己却屁颠屁颠跑过去看望罗素。他当着中国人的面鼓吹西洋机械主义,当着罗素的面表现得很人道主义,这弄得罗素以为胡适跟他很接近。
事实上,罗素这条大腿为胡适带来了非常多的海外资源。比方说胡适那没有经过答辩的博士论文《先秦名学史》居然就在海外出版了,罗素亲自上阵吹捧这本书。当然还有远比这更实打实的资源。
1924年,美国第二次退还庚子赔款,用于扶持中国的文化教育。为了管理这笔钱,中美双方共同成立了一个联合董事会,中方10名董事,美方5名董事,总共15人。这个组织叫作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简称“中基会”,是中国近代教育界的一股黑恶势力,我们下次还会提到。注意,这时的10名中方代表里头是没有胡适的。
其他西方列强一看,美国人拿着中国人的钱给中国做人情,效果很好啊,于是纷纷效法。比如英国工党政府马上跟进,也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来管理拟退还的庚子赔款,罗素被任命为这个委员会的教育委员。他第一时间就推荐胡适和丁文江出任该委员会的中方代表。
这件事情让胡适有机会在1926年下半年访问欧洲,这次出访经历对胡适影响特别大。一言以蔽之,他开始搭上西方列强的真金白银了,或者说胡适这人是有海外资助的。
好,我们进入今天的主题:胡适是怎么成为国际明星的?又是怎么做到一边傍洋人,一边傍国民党,两条腿走路的?
大家注意,划重点:胡适这人很聪明,知道没有钱什么都玩不转,早在1924年,他就接受了满铁的特别资助。
满铁,“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这是一个什么机构,我觉得不用再介绍了吧?胡适拿着满铁的钱,在1924年7月游历沈阳、大连等地,四处演说,参加派对,风光无限。日本间谍媒体《盛京时报》更对此大肆渲染。我给大家读一下其中一篇报道:
吾人既已深佩满铁当局此举之贤明,而与胡博士之惠然肯来,使东省人士得以聆其高论,无不胜欢迎之至也。……
……大连虽系中国领土,而租借多年,且满铁所办之夏期大学,乃专为日人而设,是则胡氏今次东来,大有几分国际讲演之意味,以开中华学者出国讲学之新例,甚可喜也。
大连是中国领土,胡博士肄业生跑到大连去讲学,居然开创了“中华学者出国讲学之新例”,还“甚可喜也”。什么叫国耻?什么叫屈辱?什么叫民国?这就是!
这还不是最令我无语的地方。最令我无语的地方是这种白纸黑字赖不掉的事情,我们今天出版的胡适年谱、胡适传记居然只字不提。
收了日本人的钱,胡适果然投桃报李。1925年,也就是不到一年以后,五卅惨案发生,日本资本家强杀中国工人顾正红,英租界巡捕房又公然当街开枪射杀十几名中国示威群众。中国人民由此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五卅爱国运动。胡适是什么态度?
据汪原放回忆,当时陈独秀非常气愤地质问胡适:“适之,你连帝国主义都不承认吗?”胡适则回答:“仲甫,哪有帝国主义?哪有帝国主义?”我们注意,胡适是不承认有帝国主义的。按他的说法,世界上本没有帝国主义,帝国主义统统都是过激分子捏造出来的东西。
9月26号,胡适在武昌大学演讲,就公开宣称:“沪案(就是五卅惨案)打死的是少数人,你们反省一下,看看直奉战争,打死十几万人。你们对于直奉不说话,为什么对沪案要说话呢?”
难道爱国学生没有反对过直奉战争吗?反对直奉战争跟反对帝国主义有矛盾吗?军阀混战是混蛋,帝国主义随意在街上枪杀中国人就不混蛋了吗?
更奇葩的是胡适接下来的话:英国人又没有用机关炮,他们只不过是用步枪而已。(“况且英人没有用机关炮,用的步枪,这是的确的。”)碰到这种人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反正他打死都不承认有什么帝国主义侵略,有了侵略也是中国人咎由自取。
10月11号,胡适又窜到上海演讲,张嘴就说,像中国这种“太知足”的烂民族,“现在绝对的欢迎西洋文化侵略。”那当然了,西洋文化不侵略,像他这种买办学者又怎么当得上学阀?!
其实早在1922年10月1号的文章《国际的中国》里头,胡适就已经为他否定帝国主义的高论,做了理论论证。我们看看他怎么讲的,胡适说:
“我们要知道:外国投资者的希望中国和平与统一,实在不下于中国人民的希望和平与统一。……投资者的心理,大多数是希望投资所在之国享有安宁与统一的。……老实说,现在中国已没有很大的国际侵略的危险了。”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美国佬鼓吹门户开放都不敢像他这么讲!
我们要问,既然列强这么希望中国和平与统一,那之前的侵略行径又怎么解释呢?所以胡适又说了,“国际投资所以发生问题,正因为投资所在之国不和平,无治安,不能保障投资者的利益与安全。故近人说,墨西哥、中国、波斯、近东诸国,可叫做‘外交上的孤注,国际上的乱源’。”
哦,墨西哥、中国、波斯这些国家被侵略不是西方列强的错,而是这些被侵略国家的错,我强奸你不是我的错,是因为你家庭关系不和谐,这叫什么狗屁逻辑?!
类似的奇葩言论胡适还有很多,比如在一篇题为《慈幼的问题》的文章中,胡适严厉地批判了传统教育让小孩子死记硬背是摧残人性。这没什么问题,问题是他还给你来这么一段:
我们深深感谢帝国主义者,把我们从这种黑暗的迷梦里惊醒起来。我们焚香顶礼感谢基督教的传教士带来了一点点西方新文明和新人道主义,叫我们知道我们这样待小孩子是残忍的,惨酷的,不人道的,野蛮的。我们十分感谢这班所谓“文化侵略者”提倡“天足会”“不缠足会”,开设新学堂,开设医院,开设妇婴医院。
他不是不承认有帝国主义侵略吗?怎么这里又开始感谢起帝国主义侵略来了?看完这番话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80年代以来,总有一群胡适的脑残粉喜欢鼓吹“要是当年西方列强把中国彻底殖民了该有多好”。
要我说,倒是应该感谢感谢加拿大人,要不是他们在寄宿学校里埋了这么多印第安小孩的尸体,胡适这番言论今天还会有市场。
不要觉得奇怪,胡适比这劲爆得多的言论都有,很多还是在外事场合,以后我们慢慢欣赏。
总而言之,胡适在五卅惨案后是否定存在帝国主义侵略的,这就跟他在抗战爆发前夕同汪精卫、周佛海等人一道组织“低调俱乐部”一样!(“低调俱乐部”这个名称就是胡适取的)。
大家不要太气愤,胡适这个人是讲商业伦理的,拿了谁的钱就为谁说话,今天拿日本人的钱为日本人说,明天拿别人的钱也可以为别人说话。
1926年,胡适参加“中英庚款顾问委员会”的“中国访问团”,走陆路经由西伯利亚前往英国。他在莫斯科呆了几天,可能是苏联人对他招待得不错,他又开始为苏联唱赞歌了。这段经历被很多胡适粉视为大污点,或是绝口不谈,或是痛心疾首“当时的胡适还没有真正懂得自由主义的真谛”。
其实我说大可不必。胡适为苏联说好话,只是简单的商业互吹,不代表他有什么立场上的改变。如果胡适真心觉得马列主义还有可取之处,我觉得他还算兼容并包。反过来,如果胡适就是坚持反对马列主义,不说苏联一句好话,我虽然反感他的立场,但也会觉得此人还是条好汉。
偏巧胡适不仅吹捧苏联,还选择了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他在1930年3月5号有段日记很有代表性。那天外国友人莫里斯(Harry Morriss)来访,两人就谈起苏联。
胡适说苏俄很好啊,因为“苏俄走的正是美国的路”。然后他还郑重其事地记录了莫里斯的回复,莫里斯说,对对对,“苏俄今日只是崇拜美国。我在苏俄时,他们处处宣传Henry Ford[亨利·福特]的传记。又到一个城市,他们自夸可以比芝加哥!他们崇拜机械文明与科学文明,最像美国。”胡适评价“这样子才算是真革命”。
你看看这个角度,另类不另类?确实有好多欧洲人喜欢讲美苏本质上是一样的,比如大哲学家海德格尔就说:“就形而上学的方面来看,俄国与美国两者其实是相同的,即相同的发了狂一般的运作技术和相同的肆无忌惮的民众组织。”
再比方说乔治·奥威尔的政治讽刺小说《动物庄园》的结尾,猪也学着人的样子穿西装打领带,分不清楚是人还是猪了。这其实就是挖苦苏联也变得跟美国一样了。
但是欧洲人讲美苏本质一样,是站在批判的角度说的,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是要为在美苏夹缝中的欧洲寻求自己的独立身份。胡适肯定不会这么考虑问题。
我们注意,1924年国民党改组,学了列宁主义的组织原则。胡适只夸苏联的政治组织和机械文明,却绝口不谈马列主义的远大理想,这就是摆好了姿势去舔国民党的!
提醒大家一下,1926年下半年他取道苏联访问英国的时候,正是北伐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胡适很识时务地在这个时候大肆吹捧起蒋介石了。
叶元龙有段回忆比较有意思,他当时常跟胡适聊天。有次胡适当面向叶元龙发感慨:“现在北洋军阀真是腐败极了。现在能合我们宣传资料只有国民党。”关键是后面一句,胡适说:“倘使国民政府能用我做英国公使,我也许可以小试其技吧!”
你看看,这就是中国旧文人的劣根性:明明想要讨官做,还自命清高羞羞答答;明明胸无点墨,还总觉得自己是诸葛亮,想有个刘备来三顾茅庐。
1927年1月,胡适结束访英之旅,马不停蹄地赶往美国讲学,其实主要是为了拿博士学位,顺带推销推销他的英文著作《先秦名学史》。在美三个月期间,他简直就像一个国民党的义务宣传员,到处吹捧国民党。
但问题是当时国共合作还在,国民党至少表面上还奉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美国舆论是不接受这样的国民党的。所以胡适一再强调,国民党是个纪律严明的政党,国民党只是接受了俄国人的组织方式,从来没有接受过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为了让美国人接受国民党,胡适可以说尽心尽力,尽管当时国民党还没给胡适发过一分钱工资。比如他在1月11日华美协进社(China Institute in America)为他举办的午餐会上发表演讲,就宣称美国必须从布尔什维克手里夺下中国,怎么夺下中国呢?
学印度,用胡适本人的话说,“印度并没有派一兵一卒到中国,可是中国被印度宰制了两千年。中国圣贤花了两千年的时间,才慢慢地从印度的宰制与征服之下解脱出来。这是一个值得借鉴的例子,就是如何不费一兵一卒来征服另一个国家。”
换句话说,美国应该对中国进行大规模文化输出。你看,买办学者的本色一下子就出来了。胡说所有这些话的目的就是让美国人不要被国民党表面上的左翼立场给迷惑了,赶紧争取国民党。
应该说,胡适抱国民党大腿的努力是成功的,随后发生的事情证明他押对了宝。
4月11日,胡适在西雅图登船返回中国。就在这个时候,上海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5月17日,胡适的游船刚抵达日本东京,他就迫不及待地给情妇韦莲司写信,兴奋地宣称:“四月的政变(就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是对的方向,国民党是醒过来了,可是代价可能会太大……然而,代价再高都是值得的!我的许多老朋友都站在代表温和派和自由派的南京政府一边。”老朋友是谁?不就是蔡元培、吴稚晖之流吗?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呵呵。
著名记者路易斯·安娜·斯特朗正好跟胡适在同一条船上,毛主席后来“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就是对斯特朗讲的。斯特朗在《千千万万中国人》一书中描写了她对胡适的印象,我读一下:
这位美国化的中国教授把对中国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南京政府的三位老者身上(三位老者指的是蔡元培、张静江和吴稚晖)。他们是无政府主义哲学家和学者,具有他认为赢得民众信任所必需的“道德影响”。如果辅之以蒋介石的军事才能和宋子文的理财能力,中国人视为权威的“引力中心”就可能建立起来。他满怀信心地期望宋子文会很快参加南京政府。他只字不提消除农民的饥饿,或是被驱使过度的工人的要求,这是他不了解也无交往的社会。
胡适急切地需要蒋介石这条大腿,跟苏联翻脸的蒋介石也急切地需要美国人这条大腿。
1927年12月1日,胡适得以出席蒋介石和宋美龄的豪华婚礼,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蒋介石本人。这标志着胡适已经从研究系,横跳到了它的政敌国民党那边。
比比胡适的左右横跳,更值得重视的是斯特朗的评价。跟斯特朗的评价类似,与胡适发生过一夜情的史沫特莱也说:
有一天我会写文章证明你并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为了中国,我有一天会这样做。我注意到你们这个时代的圣人成天吃喝。吃喝会影响体型,体型会影响脑袋。脑满肠肥的圣人对中国一点用处都没有。请注意! 喔!宴席不断的圣人请注意! 我一点都不觉得你是一个圣人。我在此处用这个字眼是嘲讽的意思,你的圣气一点都感动不了我。我把你留在我这里的上衣穿起来,发现那颈圈是超大号的。
大家可以看一下史沫特莱写的《中国的战歌》,这本书的第六章“学者和无产阶级”就清楚地描写了北平知识分子与无产阶级那种两重天的景象。
我说过,胡适只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他身上体现出来的是旧中国的普遍症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谋求民族独立和现代化道路上的普遍症候。
现代化非但没有让这些国家更有凝聚力,反而让它们变得更分裂。一边是高高在上,高度现代的腐败寡头,另一边是仍受封建传统束缚的,苦苦挣扎的劳动群众,它们是完全隔绝的两个世界。现代化没有让群众参与进来,反而把他们抛得更远。
明白这点,你就知道德胜大大《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什么那么重要,他要求知识分子既要是现代的,又要是乡土的,既要能够引领时代的方向,又要回到群众当中,为群众所接受。群众路线是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中,最重要的经验总结。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下次我们讨论讨论胡适是怎么掌控北大的,他对现代文科学科体制造成了什么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